仓鼠是一种趴着趴着就扁了的生物

叫我小幽就好

落霞

几年以前断断续续写出的三部曲之三

落  霞

    又一次不期而遇。
    这次的主角,是一片落霞。
    橙红色的夕阳渐渐隐匿在高楼的背后,同样颜色的阳光懒洋洋地投在走廊的瓷砖墙上,勾画出栏杆精致的剪影。空中一道天火,如同一条分界线,一边延伸出光明,一边慢慢没入夜的孤寂。
    我驻足,痴望。
    我从未见过---或者说从未注意过如此景观,如同上古传说中祝融与共公之战般壮烈的,绝美的景观。
    再细细想想,倒是曾听说过,中国汉朝之时,最尊贵之色并非金黄,而是红黑二色。正因它们是昼夜交替,日月变更之时才出现的色彩。今日一见,确是被惊艳到了。
    正如雪莲只会孤傲地开在雪峰上,彩虹总是任性地在雨后才肯出现一般,这样壮美的色彩,这样壮美的晚霞,也只肯在光明将尽之时露面。试想一下,若是只有光明,能够有这样的美景吗?
    我也曾天真地认为,世间只应有光明,也只有光明。正因当时天真与执着,于是在接触到黑暗与污浊之后,便登时觉得世间只剩黑暗了。现在想想,什么时候,光明不是与黑暗并存的呢?
    曾看到过一句话说:日光所耀处必有阴影,然而阴影面前转过身,便是倾城日光。
    我曾经只愿意看到落霞一侧的光明,之后又执着于另一侧的黑暗,所以才会忽视了那美丽的落霞吧。
    在那之后,我也曾看到过许多怨恨着,怨这世间的污浊熏瞎了他们的双眼的人。殊不知,这世间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蒙住一个人的眼睛,只是他们自己闭上它了而已。闭上了双眼的人,又如何看得见光明呢?
    天空已渐渐变紫,又渐渐黯淡下来,染上了灯火的色彩。我加快了回家的步伐,再一次不经意地抬头,又看见了那棵树,那片高傲固执的落叶曾经存在着的树。如今那上边已发出新芽了。在落霞的映衬下闪烁着生命的光彩。

评论
热度(1)

© 仓鼠是一种趴着趴着就扁了的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