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是一种趴着趴着就扁了的生物

叫我小幽就好

调笑令·醉

大概是一个老吴喝醉后梦见老张回来了的事

平仄已死


——————————————


调笑令·醉


星坠,星坠

灯摇烛散焰碎

疑是风启门扉

氤氲中见人归

归人,归人

将息一声无痕

【书吧组】这是一颗玻璃糖,甜的,短篇一发完

作为给阿孽孽赔罪的产物_(:3」∠)_对不起,我错了,你憋走。
顺便,作为一只马上淡圈的高三狗,希望两只小天使能为我攒点欧气。
予尝为女妄言之,女亦以妄听之奚。
【说白了就是我是瞎写的,大家也不要较真,看看开心就好了,OOC属于我,两只小天使属于彼此】

正文
         头好痛……
         界海在地上躺尸好一会儿才撑起来,四下看看,一片断壁残垣。
       ...

踏莎行·赠友
皑皑冬雪,艳艳暖阳。岁暮之际今回望。庭中残红不及扫,檐上落白新成妆。
青竹斜影,苍柏流光。值此诞辰启新章。君子提笔绘龙图,红绫一展耀家邦

给阿孽孽的生日+元旦礼物,阿孽孽新的一年也要开开心心要努力加油哦! @君子书斜影

【孽葵】今天的时之森也很平淡无奇呢

*祝阿孽大大和小葵花百年好合!
*打时之歌的tag是因为是时之歌帮这二位牵的线。【其实没什么时之歌的内容,需要说一句占tag致歉吗?】
*欢脱向段子向,拉了几个比较熟的亲客串来着,不知道会不会有意见_(:3」∠)_希望没有崩

【正文】
这是一个祖国的花朵小葵花被建国后才成精的真·祖国的花朵葵花精阿孽用葵瓜子拐走的故事。

一·
从前有片森林,叫时之森。
时之森不大不小,和别的森林并没有什么两样。
除了时不时有个什么东西化形以外。

二·
时之森里有一株向日葵,常年吸收天地正气日月精华,幻化出一只精灵。
精灵管自己叫阿孽,就此在时之森定居。
时之森目前的生活比较平淡无奇...

【荼岩】旧物什·贰

*主神荼单人,微荼岩
*风格轻松的小段子集,章节之间无太大联系
*5号6号要月考哭唧唧QAQ来攒个人品

【正文】
神荼很庆幸那个二货在纠结于自己的初始武器时选择性忽视了自己和他第二次见面时开的那辆教练车。不然就以那个二货当年能得出“这个女盗墓贼在用悍马打盗洞”这种奇葩结论的脑洞来说,把二者画风一联系,自己的秘密和形象恐怕不保。
要说这个教练车,那也是有点故事的。当年自家师父就是开着这辆破破烂烂的教练车带着他四处历练。师父有边开车边说话的毛病,说到兴起之处还会手舞足蹈起来。日复一日,自己便从一开始还会惊慌失措地喊师父师父方向盘的呆萌少年进化到了面无表情地靠在副驾椅背上在车即将冲下悬崖时淡定地一脚急刹的...

【荼岩】旧物什·壹

*主神荼单人,微荼岩
*风格轻松的小段子集,章节之间无太大联系
*5号6号要月考哭唧唧QAQ来攒个人品

【正文】
神荼的入门武器,是他师父硬塞给他的。
“师父……”神荼也不清楚当时自己的表情到底是生无可恋还是一脸懵逼,反正在别人看来都是一脸冷漠。“我已经十……”“你以为我给你的是玩具吗?为师教导过你多次,你的任务,就是斩尽妖邪,拯救苍生。没有个趁手的武器,你打算怎么拯救苍生?啊?”神荼看着一脸正气的师父,再想想手中的东西,在心中叹了口气。
有个逗比师父心好累。
不过平胸而论,这件武器的确趁手的很,加上神荼体内的异能,威力不容小觑。至少对于一般诡物,一发入魂是没有问题的。
但即便如此,在神荼学会了针法以后,...

【舜远】夜晚的森林里会有吃精灵的邪恶妖精哟

*性转  暗夜精灵舜(雯)×自然精灵尽远(并没有决定尽远有没有性转,所以请根据自身口味自行带入(๑•̀ᄇ•́)و ✧ )
*脑洞来自于阿孽之前画的双性转的暗夜精灵舜和自然精灵尽远,作为吃阿孽产的粮这么久的一点小小的回赠
*不知道为什么啃久了阿孽的粮总觉得殿下特妖孽尽远特软萌,所以……可能OOC_(:3」∠)_

一只贪玩的小鸟迷了路,飞了一天一夜后力竭从天空摔落挂在树梢,被正在树梢收集露水泡茶的尽远捡到。
身为自然精灵的尽远很好心地打算将小鸟送回家,可能是尽远带点清香的绿发有些像小草,趴在尽远头上的小鸟在半梦半醒间将尽远一头柔顺的长发生生啄成了个鸟窝。尽远几次想伸手将小鸟取下来...

并不算影评吧,一个话唠自言自语瞎掰掰而已。
二刷归来,终于敢下笔写点东西,因为一刷的时候一些模模糊糊的东西终于理清楚了。
一刷的时候觉得剧情拖沓,二刷的时候却发现剧情挺紧凑的。
因为一刷时第一次看,只是单纯的看表面的剧情,二刷的时候知道了剧情,关注的是细节。
引用一句妄想症系列里非常喜欢的话。“经验不足的人,往往将世界崩塌的真正征兆,仅视作司空见惯的‘预感’。而预感,正是未必成真,也未必绝不成真的侥幸。”
一些东西早就有了预兆。
大概是从雨水变咸开始?凤和白泽发现了雨水变咸了,而此时椿则惊喜于发现鲲可以在雨里飞,和鲲一同在雨中跳舞。
夏日飞雪,句芒发现季节已经错乱,湫此时赤着脚在雪地里大喊我最喜欢下雪了。
还...

【楻艾】品茶

*国拟,成年楻×幼年艾格尼萨,隐 至高神×楻
*大概是炼金术士被驱逐前一段时间的故事,艾格尼萨由炼金术士的异心具象化而来。
*脑洞向,短小,片段

“汝已被楻永世放逐。”
听那人说出这句话时他还不是一个国家,彼时他也还不叫艾格尼萨。

他记忆中的第一幕,便是一个一身青色丝绸的长发男子俯视着小小的自己。
那人逆光而立,倏地微微俯身,背后漏出的日光晃得他睁不开眼。
“汝是何人。”
他看呆了眼,一时忘记了回答。
不过他当时也确实不知如何回答。
“稚子耳,尚不更事。”那人自言自语道,眉间稍皱,旋即舒展开,“随余来。”
平淡的陈述句,却透着不容否认的威严。
但换而言之,分明是命令,却又无半分棱角得温...

考前攒人品×2

王耀抱着一筐刚刚蒸好的粽子,刚走出厨房就被美济撞了个满怀。王耀将粽子放下,腾出手将年幼的妹妹揽入怀中,另一只手拦住美济身后刹不住车的永暑,也一同抱住,顺手揉了揉两个妹妹的头发:“怎么又打起来啦?跟燕子姐学包粽子不好玩吗?”两张肉嘟嘟的包子脸同时仰起来控诉对方的不是。大概了解了来龙去脉的王耀提起一串精致的小粽子递给两个妹妹:“好啦,不闹啦。把这个跟渚碧分了吧。”两个最闹腾的妹妹接过粽子就拉上还在乖乖学包粽子的渚碧笑闹着跑开了。王耀笑眯眯地抱起那筐粽子坐到了燕子对面的板凳上:“燕子,歇会儿尝尝咱们的手艺如何?”燕子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嘴角随着灵巧的手中翠绿的粽叶一道翘...

© 仓鼠是一种趴着趴着就扁了的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