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是一种趴着趴着就扁了的生物

叫我小幽就好

落英

几年以前断断续续写出的三部曲之二

落  英

    她在一片宁静中醒来。
    周围是一片静谧的绿色,阳光下晶莹着的叶片,默默地守护着这一片安宁。
    她转过脸看了看,周围是无数的,还在沉睡中的同类,披着同样的青涩。风轻抚过那些新生的生命和她们那忠实的卫士,引发一阵轻微细碎的梦呓或低语。她浸在这一片宁静中,新生的心自然也染上了宁静的色彩。
    然而宁静终是会被打破的。
    那一日她听见两个女孩在桂花树下的对话。听她们提到,这里除了她和她的同类,还有着另一种花,叫做栀子的花。她们说栀子的花洁白胜雪,栀子的香沁人心脾。这种开在夏初的花,丝毫没有染上朱律的焦躁,清丽而又沉静。她听着,心中不由生出向往。但顺着两个女孩所指望去,目之所及只有绿。
    那高洁的花,去哪儿了呢。
    她想着,心中生出无名的恐惧。
    风渐渐凉了。她与她的同类开始褪下那身青涩的绿,换上了一身星月般的金黄。她尽力地释放出她那独一无二的馥郁的馨香,只是渴望着,能得到那两个女孩的赞许。
    但一直等到深秋,她也没等到哪怕只言片语的赞许。
    她本就只是一朵再普通不过的桂花,隐匿于叶片之中,怎能奢求被提及呢。
    风的身上渐渐看不到当初温和的影子,越来越多的同类随着风落下,铺满了尚且还绿着的草地,如同洒落的星屑。她也渐渐感觉到了,有什么在从身体中被抽离。
    终于在一个深秋的夜晚,生命的丝线被抽尽。桂花死死的抱住枝干。她不知到为何要做出这样无意义的举动,也许只是因为心中的凄凉与不甘吧。
    不甘心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活了一世,不甘心就这样没有任何人记住地离去。
    她突然想起了那两个女孩提到过的一句诗:“生如夏花般绚丽,死如秋叶般静美。”
    逝去的秋叶,为何静美?逝去的秋叶,难道心中不会有哪怕一丝不甘吗?
    没有任何征兆地,她倏地松开了手,随着风凋零。
    心中的暴风骤雨终于平息。默默无闻又如何?没有人记住又如何?至少,我知道我来过。我曾绽放过,我曾在微风与韶光中,奉献一缕芬芳。
    这,便已足矣。
    我知晓,我将在那绿色与金色交织的银河中,得到永生。
    因为
    我绽放的那一刻,于我而言,便已是永恒。

    跋涉过寂寥的秋夜与沉默的冬雪,来年初春万物苏醒时,草地上已没有了她的身影。
    如今的她,已融入了那些守护那一片宁静的苍翠之中。
    带着她那颗重归于宁静的心。

评论
热度(1)

© 仓鼠是一种趴着趴着就扁了的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