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是一种趴着趴着就扁了的生物

叫我小幽就好

【三轩/短篇】霜雪千年

云轩曾见过两名不寻常的女子并肩而行。
虽说是并肩,但二人前进的方向截然相反。可二人之间的距离却没有丝毫改变,像两条平行线一般保持着一个微妙的间距。永不相遇,永不背离。
褐发女子穿着与自己相似的祭祀服,嘴角一点美人痣,眸中空明如积水皎洁如月光,步伐轻快,略显急促。
紫发女子一身常服,款式倒与弥幽的有几分相像,眉宇间抹不去的愁绪与疲倦,眼中却又仿佛装下了千百过客万场荣华,步伐缓慢,彳亍而行。
二人的气质分明截然相反,云轩却又觉着如出一辙。
云轩想要前去唤住二人却又怕唐突,二人却突然在云轩有这一想法的刹那同时抬头,脚下步伐仍没停止,方向却转向了云轩。
“你们是谁?”云轩听见自己这样问。
“我已经离开。”紫发女子语气温柔语调悠扬。
“我正在赶来。”褐发女子嗓音清亮充满希望。
云轩低头看脚下,三人正立于虚无之中银河之上,星辰倒映出三人的模样,然而当云轩盯着其中某一人的倒影后,另外二人的影子便会像被彗星撩拨的古琴泛起一阵涟漪。
“我们是你。”她们没有这么说,云轩却听见了。
下一秒云轩摔落云端如坠入大海,她们却只是继续着自己的路。
这一次云轩看见她们开了口,却听不真切了。
“他不是我们。”紫发女子颔首叹息。
“老二总是待在家的。”褐发女子扬头浅笑。
二人相对无言,低下头,继续赶路,眼前是她们无论怎样延伸也再无法相交的命运线。
然而从云轩的角度看,平行线不再是平行线。
连上他的,三个人的生命线重合了。
仅仅是一刹那。
继而云轩醒了,隔壁带着一只白鸟的少女穿着米色睡裙睡得香甜。

评论(1)
热度(14)

© 仓鼠是一种趴着趴着就扁了的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