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是一种趴着趴着就扁了的生物

叫我小幽就好

【耀赣】秋水长天

一只赣家孩子私心的耀赣_(:3」∠)_

说到王家的小透明,王濠镜算一个,王赣算一个。
但两人还是有区别的。
区别就在于提到“小透明”这个词时,大家还能想起濠镜。
而王赣已经透明到提到“小透明”时大家也想不起他了
王赣:_(:3」∠)_
——————
不过好在如果说到王赣,王家众人还是记得家里有这么个人并有些印象的。
主要印象有两个,一个是透明,一个是精分。
说到王赣这个人啊,也算是王家众才子之一,诗词歌画都算精通,瓷器做的在蓝星都算有名的,平日里也老是挂着一副老好人的笑容,平时也安静不多惹事。所以王家众人早期对于王赣的印象一直停留在“温文尔雅的水乡才子”之类的。
直到王苏到王赣家做客后,对王家兄弟姐妹们控诉赣家里的菜有多辣,家里方言多吓人,好好地聊着天都和吵架一样。尽管在王家众一脸Σ(°Д°; 的表情中王赣依旧笑眯眯地解释家里孩子爱吃辣是因为赣家湿气重辣椒除湿,至于方言大家辣椒吃多了所以说话也就冲了些还请大家不要见怪,众人心目中的王赣自此还是贴上了精分的标签。
——————
于是王赣顶着这个标签一脸笑容又平安无事地透明了好一段时间。直到那件几乎改变了整个耀家的事情。
当时红毫无防备地被蓝在背后捅了一刀,之后又被追杀,王家众第一次见到王赣平日执笔的手拿起了枪,老好人的笑容被严肃坚毅的表情取代。赣不仅对红伸出了援手,还助他在自家扎下根基,自此,星星之火,开始燎原。
——————
再之后战争逐渐平息,王家也逐渐安定下来。大家开始对这个小透明有了些许期待,期待着他是不是会再干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来。于是王赣不负众望——又透明了。尤其是在王家某位上司提出“让一部分人先付起来”以后,大哥提出先发展谁时赣也暗戳戳地不主动争什么。偶尔一脸老好人地拎几只大闸蟹或几筐蜜橘去隔壁兄弟姐妹家串个门儿,回来后继续一个人在家里听听戏写写诗。许是赣家自给自足鱼米之乡的环境让赣渐渐地没了那种好争的劲儿。湘有时和他喝酒喝高兴了,会恨铁不成钢地劝他几句,让他多求上进,免得如今自家省会连个文明城市都差点儿没评上。赣往往一脸老好人地点点头,但之后往往没什么实际行动。
——————
——————
其实在久远到没什么人记得的时候,大哥曾来过一次赣家,登上了赣家的滕王阁,看着眼前的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不禁感叹一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果然好景!”之后这件事也许大哥已经不记得了,但王赣一直记在心里。
之后在两种情况下,王赣会低下头痴痴地笑出来。
一是大哥登高远眺的时候。
二是大哥吟诗作赋的时候。
哪怕他所登并非滕王阁。
哪怕他所吟并非滕王阁序。

评论(58)
热度(30)

© 仓鼠是一种趴着趴着就扁了的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