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是一种趴着趴着就扁了的生物

叫我小幽就好

【书吧组】这是一颗玻璃糖,甜的,短篇一发完

作为给阿孽孽赔罪的产物_(:3」∠)_对不起,我错了,你憋走。
顺便,作为一只马上淡圈的高三狗,希望两只小天使能为我攒点欧气。
予尝为女妄言之,女亦以妄听之奚。
【说白了就是我是瞎写的,大家也不要较真,看看开心就好了,OOC属于我,两只小天使属于彼此】

正文
         头好痛……
         界海在地上躺尸好一会儿才撑起来,四下看看,一片断壁残垣。
         我为什么会……这里是……哪里?
         哦……好像是之前在酒席上……听别人说家乡遭遇兽袭了……所以自己才……
         等等,那这么说的话,这里岂不是自己的……?!
界海一个激灵跳起来,也顾不得头痛,跌跌撞撞地向废墟跑去。
         一路上界海还在想着各种不相信的理由,但当亲眼看见眼前的一切的时候,他顿时跌坐在了地上。原本是自己家的地方只看得见一片瓦砾,还有瓦砾下渗出的鲜血,还有一个隐约的人形。
        那会是自己的母亲吗?
        骗人的吧,怎么可能。
        自己操劳了一辈子的母亲……怎么能就这么……
        界海像是被牢牢地钉在原地,一动也动不了。他既想去亲眼证实那不是自己的母亲,可能只是一个暂时避难的人——不,不,最好不要是个人,只是碰巧是个个什么人形的东西就好,但同时又害怕那下面的答案。
         界海的思路被身后穿来的一声低吼打断。
         对了,自己之前会晕倒在这边,难道是说,那些异兽还在这里?!
         界海一时不知所措,再次涌上来的头疼让他没有力气挪到分毫。眼前圣玄之力失控的黑色随着他负面情绪的增加一点一点地将他淹没。正在他以为自己就要命丧于此的时候,被身后一股力量拉进了身后的树林。
         把他拉进树丛的那个人同时还紧紧地捂着他的嘴——好吧我知道你是怕我出声把异兽引来但你好歹把手往下挪一些好吗我快喘不过气了……眼前既因生理上因缺氧而发黑又有神力的影响,界海脑海中走马灯一样地飞过一串串弹幕。好在在界海缺氧昏厥之前那人放开了他,界海立刻大口大口地呼吸,眼前的黑色渐渐消退了很多。
        在连神力失控引起的黑色也消退以后界海才意识到身后的人是谁。“店长?”界海转过头,尤诺正把他圈在自己怀里,按在他额前的手源源不断地流出洁白的治愈之力。界海刚一转过头尤诺就把他的头拧了回去,还不满地啧了一声:“别动。”界海乖乖地不敢动,嘴上还不消停:“店长你怎么在这里啊?刚刚看到你我还以为在做梦……”尤诺神情复杂地看了他一眼:“不放心你,跟过来看看——当心!”没想到刚刚已经走掉的异兽又杀了个回马枪,这会儿直接向着界海的面门扑来,尤诺伸手挡了一下,一道白色神光划过,将那漆黑的异兽击退了十几米,但尤诺的手上也留下了一道狰狞的伤口。
        “店长!”“没关系。”尤诺看界海也恢复得差不多就收回了按在界海头上治疗的那只手,顺势在伤口上一抚,伤口就完全愈合了。“好厉害……”界海看得眼睛都直了,“话说店长你什么时候转成攻击系了?”
        尤诺还没来得及回答,那刚刚被击退的异兽又再次扑了上来,尤诺挥手又发出一道神光,拉起还不太敏捷的界海转身就跑。转眼跑到了一座峡谷旁,上面架设的吊桥摇摇欲坠,似乎刚刚有异兽经过。
        我怎么不记得这里还有一个峡谷……界海愣神的当口尤诺已经拉着他上了吊桥。界海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人已经在半空中了。“等等等等!店长你确定要走这里吗?!这吊桥看起来不是很结实啊一会儿如果塌了怎……!”话还没说完,尤诺脚下的那块木板一沉,尤诺整个人一顿,然后跟着木板摔了下去。好在之前二人还是拉着手的,界海整个人都被拉到了地上,但好歹拽住了尤诺。
        尤诺仰视着界海,心情复杂:“界海……你的神力是因果律吗?”“啊什么?”“没什么……”尤诺另一只手轻柔地抚上了界海的手,却开始掰他的手指。界海一惊,把手攥得更紧:“店长你干嘛!”
        “放手。”尤诺的语气很平静。
        “我不!”界海的语气很坚决。
        “界海……”尤诺语气里掺了一丝无奈,“你是不是想说我这个季度的工资还没发给你所以我还不能死这种话?”
         因为用力界海的牙咬的死紧,导致他的话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我现在没心情说这种……套路的话……店长你能不能有点生死攸关的自觉!”
         尤诺没有回答,追上来的异兽倒是用一声低吼提醒二人他的到来。
        尤诺的语气变得急迫:“界海,放手!”
        界海没有回答,他的头埋得很低,尤诺看不清他的表情。
        更多的异兽聚集了过来。
        “界海!”
        为首的异兽开始踏上吊桥,整座吊桥开始摇摇欲坠。
        “界海!我叫你放手!”尤诺抬手,似乎想劈一道神力到界海手上。
        在尤诺的手挥下之前界海终于开口了,声音近乎嘶吼:“我不!”尤诺这才看清他发红的眼眶,“你不能死!你这么厉害的人,怎么可以因为我死在这里!”
         “界海……”“我不会放手的!大不了一起死了!——不对,就算我死了也要把你送出去!”界海的周身升腾起黑色的神力,异兽却一点没被吓到,反而凑得更近。
         “界海……”尤诺一遍遍安抚地念着界海的名字,手上也释放出治愈之力安抚界海失控的圣玄之力,“界海,你看看那些异兽。”
         通体漆黑的异兽,散发着和圣玄之力一样的气息。
         “它们是你的恐惧,你要试着去战胜它们。”尤诺看了一眼自己几乎是杯水车薪的神力,“而我现在,帮不了你什么。”
         “所以,放手,界海。”
         “我不!”界海的状态愈发不稳定,异兽也更加兴奋。“我说了就算我死了也要送你出去!”
         尤诺看着自己的小店员,突然笑了:“我陪你。”
         别怕,我陪你。
         洁白的治愈之力不要钱似的注入界海的身体,界海感觉圣玄之力的掌控权又回到了自己手中,一瞬间,所有异兽身上都升腾起了白色的光芒,化为蒸汽消散了。
         界海费了些劲把尤诺拉上来,尤诺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你做的很好。”
         界海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刚想问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却感觉肩上的手突然发力,界海一个重心不稳,跌下了吊桥,跌入万丈深渊。
        “这是怎么回事!”界海不可置信地看着越来越远的尤诺的身影,还有留在尤诺的脸上赞许的微笑,“店长!尤诺!”

         “啊——!”失重感让界海瞬间醒来,四周一看,却发现自己还躺在时之歌里,身边是刚刚悠悠转醒的尤诺,还有一旁一脸看戏的云轩。
         界海一下子有些搞不清状况:“这是……怎么回事?我做噩梦了?”
         “算是吧,”云轩回答,“你刚刚受了些刺激,坠入幻境了。尤诺凭着治愈之力进去唤醒你,看来很成功啊。”
         尤诺起身,坐到界海身边:“刚刚我问过那个人了,在袭击现场并没有发现尸体,事情也许还有转机。”说着把界海往自己身边搂了搂:“不要怕,不论发生,我陪着你。”

——————————FIN——————————
最后小店长推界海下去只是为了叫醒他。
尤诺在幻境中保护界海的举动其实有“即使知道这是虚假的我也不想你受到伤害的意思。”

评论(1)
热度(9)

© 仓鼠是一种趴着趴着就扁了的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