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是一种趴着趴着就扁了的生物

叫我小幽就好

并不算影评吧,一个话唠自言自语瞎掰掰而已。
二刷归来,终于敢下笔写点东西,因为一刷的时候一些模模糊糊的东西终于理清楚了。
一刷的时候觉得剧情拖沓,二刷的时候却发现剧情挺紧凑的。
因为一刷时第一次看,只是单纯的看表面的剧情,二刷的时候知道了剧情,关注的是细节。
引用一句妄想症系列里非常喜欢的话。“经验不足的人,往往将世界崩塌的真正征兆,仅视作司空见惯的‘预感’。而预感,正是未必成真,也未必绝不成真的侥幸。”
一些东西早就有了预兆。
大概是从雨水变咸开始?凤和白泽发现了雨水变咸了,而此时椿则惊喜于发现鲲可以在雨里飞,和鲲一同在雨中跳舞。
夏日飞雪,句芒发现季节已经错乱,湫此时赤着脚在雪地里大喊我最喜欢下雪了。
还有之后很多人觉得莫名其妙的双头蛇的一段,我个人觉得它有些像是之后大灾难的缩影,“好运坏运都是你的命运”,也许这些也是命运对于这两个孩子的警告?警告他们逆天而行不仅仅会害了他们自己还会牵扯进其他无辜的人。虽然椿湫明显没有get到就是了。湫眼里只有椿,椿眼里只有鲲。丿爷爷耗尽生命救了手欠的湫的性命,而湫出去后与椿和鲲闹成一团。椿说爷爷掌管百草,可厉害了。两个孩子都将未来看得太美好也太简单。也许在椿看来掌管百草的爷爷救了湫的命是一件很正常的事,直到两天后爷爷走了她才明白自己害了爷爷。
椿是个单纯到简单的女孩子。在她看来一命换一命,很公平,很简单,自己大不了就是一死,却没有想到所付出的的代价不仅仅要由自己承担,如果不是赤松子告诉她廷牧被洪水卷走了,他的妹妹也在等他,她大概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给大家造成了多大的麻烦。灵婆曾经神神叨叨的话一语成谶,椿还清了她欠鲲的那条命,却欠下了更多,多到她根本还不清。至此她只能耗尽生命来尽量弥补自己给大家带来的损失。
综上,我眼中的椿,大概是一个本质善良而又单纯的叛逆期女孩子。除了给湫发好人卡这个行为有些争议以外,应该没有太多黑点。
再来说说湫。
湫真是个小天使,也是个彻底的悲剧。
湫是个很可爱的男孩子,赤着脚满地跑,坐在窗沿啃果子,迷迷糊糊的还不忘吐槽一句你唱的真难听,跟鹿神买酒最后还是怂的要了醒酒的东西。
有一个小细节,关于椿第一次见灵婆时带出去的那盆花为什么会到了湫手里,我个人倾向于湫不仅仅跟踪椿到了貔貅崖,而是直至椿从如升楼回来他也一直在貔貅崖等她,而后跟踪她直到椿回到家,在半路发现了那盆花。毕竟椿放花的地方在到湫的家之前的桥上,如果不是跟着椿,湫应该没理由在经过自己家以后又向椿的家的方向走一段路。联系上第二天珮的那句“这孩子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可见湫并不是跟踪了一会儿就回来了的。
椿找了鲲六个钟头,整整一个晚上。
湫也守了椿六个钟头。
整整一个晚上。
关于湫与灵婆说的那句,如果不快乐,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这句话在我看来有些幼稚,但就是这句话,和最后的彩蛋联系起来,才组成了湫真正的悲剧。
对于湫这样一个男孩子,化作风雨伴椿作用才应该是最好的结局。
(当然如果椿和鲲没有性命相连的话,椿湫一起回家可能也不错,毕竟椿从来没有打算过去人间陪鲲,而且兄妹之情也是很可能升华升华的)
(这么一看灵婆真心计划通)

二刷前是做了功课的,关于其实一切都是灵婆鼠婆下的一盘大棋这个说法,其实带入进去看看,还蛮有道理的。在此不再详表。

再说说全篇我唯一看的心里有些别扭的话。
“只要心是善良的,对错是别人的事。”
这句话我真心不敢苟同。
不过看起来椿也并没有将对错真正看做别人的事。因为她的心中还有家人。
大概只有真正无牵无挂的人才能跟这句话一样洒脱,毕竟无牵无挂的人不必在意自己的行为会给别人造成什么后果,他们只求得个自己心安理得便是。

整部影片让人感动的细节还蛮多的,除了以上几点以外凤的母爱也蛮戳我,再怎么不是也是自己的女儿。
两个计划通,灵婆和鼠婆绝对是有故事的婆。
椿的耳环绝对是本体,衣服都没了耳环还在。(再加上思考和决定时耳环会发光这个设定……)
所以闰土哥你的项圈呢?
母上大人超喜欢最后的片尾曲,但直到我跟她聊天她才发现椿叫湫别睡时唱的是在这个世界相遇。
可见湫没说错,椿唱的的确很难听。
以上。

评论(1)
热度(6)

© 仓鼠是一种趴着趴着就扁了的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