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是一种趴着趴着就扁了的生物

叫我小幽就好

【耀楻】同居30题[21-30][完结]

月考完滚来更文_(:3」∠)_
21.屋顶上看星星
夜幕降临,星星随着远处的街灯一同被点亮,照亮了天河下房顶上两个悠哉的身影。
“今日怎么有这等好兴致?”楻半眯着眼,声音带着倦意。
王耀枕着手架着腿,回答道:“老习惯了。只是最近太忙,都没时间看这么美的银河了。”
“太忙……”楻的睫毛颤颤,合上眸。
“嗯。太忙。”王耀说,“以前清闲的时候,还热衷于研究天象来着——就是解读星星说的话——我那时候认为那是上天旨意的传达。”
“这可不像你干的事。我记得你是无神论者……”虽然王耀从未对他提及关于自己对于“神”的看法。
“那是之后的事情了。”王耀凝望着星空,“在我被逼到绝路的时候,并没有神来拯救我。”
楻那边半晌没有回音,王耀侧过脸,看着身边人苍白的脸色。
楻越来越嗜睡,这绝不是什么好兆头。
在我被逼到绝路的时候,并没有神来拯救我。
可你不同。
“愿至高神保佑你,楻。”
天河间划过一道转瞬即逝的星尾,不知它有没有听见这个的愿望。
23.讨论关于孩子的问题
楻知道王耀有很多弟弟妹妹。他在这一点上十分羡慕王耀。
“至少在你无……无聊的时候,还有人能陪着你。”楻本来要问出的问题最后还是改了口,然而他还是看见王耀琥珀色的眼睛黯淡了一瞬,随即再次恢复平日的温暖:“啊……无聊的时候我倒更喜欢一个人待着,泡泡茶吹吹风晒晒太阳什么的。虽然燕子说我这样老的快,不过那群小家伙实在是太吵了。没办法,年轻人就是有活力啊。”
“小家伙?”“对啊,在我还有时间无聊的时候,他们可都是名副其实的小家伙。”王耀伸手比划给楻看,“只有这么高而已。”
可楻清楚的记得之前王耀重生日时来的那些人,没有一个是王耀形容的孩童模样。
“后来他们都长大了,在一夜之间。”
24.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咱们运气不错,这边很少下这么大的雨。”王耀把不知道被风刮开了多少次的大门用一根结实些的门闩闩上。房内楻正帮那些他抢救回来的花花草草列队,好让她们看起来不那么零落。
“好在这里地势比较高排水比较好,咱还不至于被水淹了。但门肯定是出不了了。”王耀看着窗外的暴雨,声音却没有丝毫的懊恼。楻抬起头看着他,轻笑一声说:“也好。”这样你就可以安心在家里陪我几天了。楻没把后半句说出口,不过他觉得王耀也是这么想的。
橙黄色的灯光照亮的房间里充斥着温暖,将二人与门外的瓢泼大雨隔绝开。
25.喝醉
听见门被有些粗暴地打开的时候楻感觉有一股酒气扑面而来,回头一看发现是王耀后被惊着的楻稍稍松了口气,随即便在心里责怪王耀醉成这个样子成何体统。王耀习惯性地反手带上门,扶住了门框后有些站立不稳,看见王耀神志不清的样子楻赶忙上前一步,王耀恰好失去重心往前栽去,刚刚好倒在了楻的怀里,楻一个趔趄,差点被王耀给扑倒在地。而弄得楻如此狼狈的罪魁祸首在楻的颈间蹭了蹭,说了几句含混不清的话,声音里浓浓的满足感。
楻只觉得身上人呼出的酒气熏得自己脸上一阵发热,赶忙伸手把王耀埋在自己颈间的头别开,狼狈不堪地将比一般人重得多的王耀拖回了房间。
将王耀拖回床上以后楻给他调整了一个舒服些的姿势,然后打算就把这家伙这么扔这儿不管了,作为他醉酒的惩罚。
王耀的白衬衫已经被他自己扯开了一半,西装外套刚刚进门时他还搭在肩上来着,估计是落在门口了。楻有些庆幸王耀的酒品还不错,毕竟现在看起来他也只是安静地睡觉而已。
就这样的话明天肯定就感冒了吧,还是去给他熬碗醒酒汤的好。楻用微凉的手背靠靠发烫的面颊,如是想道。
26.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王耀曾趁楻午睡时伸手轻轻地捏了捏他的脸,随即却感到自己另一只手上火辣辣地疼,转脸发现手边一盆植物抽出了一根长得不正常的枝条。
楻趁王耀发愣时敛去笑容翻了个身装作熟睡的样子。
27.穿错衣服(不会写_(:3」∠)_这两人要能穿错衣服也真是蛮拼)
28.一方受轻伤
楻受伤的版本可以参考前作里楻烫伤的一段_(:3」∠)_
楻的植物们恃宠而骄在王耀的四合院里横行霸道,一次王耀深夜忙完工作回房睡觉时被一株植物的根绊了一跤蹭破了手肘和膝盖。楻听着声响出门查看,王耀干脆摆出一种“哎呀我摔倒了要楻抱抱才能起来”的表情和姿势,当然最后在楻可以杀人的目光的注视下王耀还是自己乖乖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楻将王耀的手拉过来查看伤势,然后拉着他去清洗伤口上沾的沙土,一路不断地念叨,大意就是王耀这么晚才睡走路还不小心活该被摔之类的。王耀知道那是他的宝贝也不敢顶嘴,只是在楻帮自己清理完伤口后提醒了一句自己的伤放着不管自己就能好。楻看了他一眼然后还是固执地帮他上了药,还认认真真地缠了几圈纱布。
之后王耀发现那盆宝贝植物失宠了,被楻塞到了四合院的角落里。
以及不打算写的29.求婚30.滚♂床♂单

嗯最后撒完糖来发个刀子ω糖吃太多了容易蛀牙哦—ω—
22.一场飞来横祸
楻面色平静,端坐于阴暗的神殿中。门口两个青年的对话他听的真切。
神殿已经不再安全了。他知道。
伴随着一个青年的惊呼不堪重负的神殿终于坍塌,楻抬头,直视这穿空乱石。如他所说,即便这是末日,他也会陪伴自己的子民,直到最后一刻。
神赐之地从不屑于撒谎。楻果真没有食言。
但他总觉得,恍惚中见着一张与自己相仿的面容,对自己伸出手,脸上的笑意被光晕开看不真切。
他说,楻,我们回家。
可那里终究不是家啊。
尘埃落定,最终宫阙万间都做了土,瓦砾下葬了一声微弱的叹息。
——耀楻同居30题END——

评论(4)
热度(6)

© 仓鼠是一种趴着趴着就扁了的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