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是一种趴着趴着就扁了的生物

叫我小幽就好

【混合同人】Timecraft[又名‘我的时之歌’]

不知道有没有眼熟我的时之歌的亲_(:3」∠)_
如你们所见这次又是跨作冷CP,时之歌众×Minecraft众生物拟人的坑
我感觉自从入了冷CP的坑就跳不出来了……
这次并没有屯文所以更新看心情ω
感觉自己脑洞有点大……

{1-1 南国组×spider&cave spider

平日总喜欢没事儿招惹几个杂兵的影刺客这次却乖乖的直奔主题,虽说刺杀对象不是什么厉害的角色,但赛科尔的态度却比以往大部分任务时都要认真。维鲁特觉得要是这个家伙每次都能这么让自己省心的话那自己也不至于再简单的任务都要忙得焦头烂额了。
被切断电源的酒店摆明了是暗影之子的主场,赛科尔在阴影里畅通无阻,进入大厅后不到十分钟就已到达顶楼。自认为占了先机的刺客心中暗喜,没有停歇直奔总统套间,然而打开门却看见目标倒在昂贵的纯羊毛地毯上,脖子上的血汩汩地流出为红色的地毯添上一个色度,仔细看的话那致命的唯一一道伤口并不是匕首之类的冷兵器留下的。
赛科尔懊恼地骂了句脏话,薄薄的云层不能完全遮蔽住月亮,微弱的月光透过半开的窗户将空气中漂浮的不明物照得闪闪发亮,不用细想赛科尔也知道那是什么,那种恶心的黏腻感他一辈子都忘不掉。在自己进来后房间天花板的一隅出现的光亮更证明了他的猜想。
“看起来是我赢了哦?”坐在通风管道口的少女身上穿着黑色的紧身衣和皮质长靴,修长的四肢上有些似乎是装饰的深灰色条纹,腰间却别着一根四方形的火把,实在是不符合她刺客的身份。托着下巴的手上还沾着微温的鲜血,与鲜血同色的眼睛在橙黄色火光中格外明亮,微微抬起下巴,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的手下败将。
“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的任务目标是顶楼的话我看你怎么神气。”平日争强好胜的赛科尔此刻明显强压着怒气。毕竟在这里打起来只会陷自己于危险之中——他可不觉得如果真的招来了警卫眼前这个家伙会逃不出去,倒是自己和维鲁特脱身会有不小的麻烦。
“别老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呀刺客先生。”少女估计也是吃准了对方不敢动手,“要知道你们切断电源可是给我们造成了不小的麻烦呢。为了保持意识我们可是冒着暴露目标的风险哦。不过看在本小姐赢了的份上,我们就既往不咎了。”她拍拍腰间的火把。
少女身后的通风管道此时钻出一个更加娇小的身影,对着坐在通风口的少女耳语几句便再次钻回了通风管,那是个身着蓝黑色紧身衣的女孩,样貌与少女十分相似,但身形却要小上一圈,她腰间别的火把发出的红色光亮似乎更弱一些,只能勉强照亮她自己。
少女也随即起身,蹲在通风管道眯起眼睛得意地笑着,和赛科尔说道:“Cave说警卫已经发现不对了,除了她已经放倒的以外,其余楼层的都在往这里赶,预计半分钟后到达,到时候电源应该也会修复。不希望你和你的大少被抓住的话还是赶紧跑路吧刺客先生。期待与你的下次相遇哦,bye~”说罢转身跟上被叫做cave的女孩。通风口的另一段就是酒店外部,但以赛科尔的个头还是很难进入的。在维鲁特的催促下赛科尔只好潜入黑暗中离开,心中暗暗记下了这个仇。
——————TBC——————

{1-1的意思是第一章第一节,每一章有不同的大主题,不同章节的CP不一定相同。
(但感觉赛科尔×spider的CP应该是定下来了的,好胜且记仇的刺客先生×同样好胜且傲娇的刺客小姐感觉挺萌的ω)
{1-2的话是应该是沉默寡言的高个子与沉默寡言的高个子,以及身体虚弱的远程和身体虚弱的远程之间的故事ω

以及怕有没玩过MC的亲看不懂,把MC游戏原版的怪物设定(来自百度百科)以及自己的拟人私设贴出来
MC是Minecraft的简称,是一款高度自由的沙盘游戏,强烈安利
和赛可爱说话的傲娇妹子是spider蜘蛛拟人,原版是两人宽半人高的攻击性生物,速攻型但是攻低防低血还薄,Minecraft的生存模式前期玩家比较主要的威胁之一,但到后期有时候如果玩家装备够好的话连伤害都造成不了,拟人私设是争强好胜的傲娇妹子
之后出来的是cave spider洞穴蜘蛛,属于spider的进化版,一人宽半人高,速攻型2.0版,攻中等但附带中毒debuff,血加厚,防较弱,即使到了后期也是玩家很大的生存威胁,好在一般见不到,但一碰到就是一群,私设是比较自闭的腹黑妹子

评论(2)
热度(8)

© 仓鼠是一种趴着趴着就扁了的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