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是一种趴着趴着就扁了的生物

叫我小幽就好

【耀楻】同居30题[12-14]


12.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王耀趴在古树粗壮的树干上,楻在下边帮一盆绿萝掐掉那些大限将至却又固执地苟延残喘的半枯的枝条。
“楻,你只是喜欢养花养草吗?”王耀垂着的腿悠哉地一晃一晃,“有想过养宠物什么的吗?”
楻抬起头,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漏在王耀身上,晃了他的眼。于是他继续低头侍弄花草:“没想过。不过这里,养几只小动物也无妨,倒能添点生气。”
“那楻有想过养什么吗?”王耀从两人高的树干上跳下,惹得楻又是一皱眉。
“未曾想过,安静些的便好。”楻捧起绿萝,王耀自然地接过来,将它放到院子里阳光正好的一个木架上。楻冲了冲沾了泥土的手,又像想起什么似的,说:“像之前那只兔子就很好。”
王耀觉得自己应该是听错了:“……上次……来找我的那只?”
“对啊。乖巧可爱。很适合这里。”楻擦干了手,在树下的一把藤椅上坐下。
乖巧可爱?王耀感觉自己的眼皮跳了跳。他突然有种想把北方那只蠢熊介绍给楻的冲动,看看楻对于他的评价会不会是人畜无害。
当然,王耀还是给楻解释清楚了关于兔子并不是用来当宠物以及其实这里正常的兔子和维尔哈伦的兔子没什么区别的问题。不过楻似乎有些小失望。
既然如此,那么关于兔子到底是不是乖巧可爱……王耀决定先不告诉楻了。
13.一方卧病在床
(觉得楻的话按设定后期长期嗜睡,所以生病的换换好了ω)
“真的没关系吗。”楻看着正在熬夜视频的王耀,桌上用过的餐巾纸已经堆成了小山。窗外是这个季节不该有的雨声。
“没事的!只是——是——阿嚏!”王耀在喷嚏打出来的前一刻及时摘下耳机从而避免了阿尔带有幸灾乐祸的魔音灌耳,“只是小感冒……而已……”
“可是连你自己在说出最后一句的时候都很没底气。”楻又帮王耀抽了一张纸送过去,“说谎可不是好孩子。”“我本来就——阿嚏!”王耀顺手接过楻递过来的纸,擤完鼻涕又重新带上耳机。
“所以你是如何在有暖气的情况下感冒的。”王耀开完会的时候才发现楻已经去为他熬了一碗姜汤。“当心烫。”楻把碗递过去,“抱歉只能找到这个,但愿有效。”
“你得理解,每几年冬天就要来这么一次。”王耀稍稍尝了一口,刚刚好的温度。“哦?”楻倒是很有兴趣。“西西伯利亚寒流引发的流感,再加上今年厄尔尼诺现象严重导致降水偏多气候阴湿……”王耀端起碗打算一口气喝完姜汤。总之都是那只蠢熊的锅!王耀的后半句话随着微烫的姜汤一同咽进了肚子。
北方的伊万莫名打了个喷嚏,招来身边人一声冷笑和一句嘲讽。
“严重吗。”楻皱皱眉,自己本身还需要王耀照顾,王耀若是病倒了……他可没有照顾病号的经历。
辛辣感迫使王耀放弃了他打算一口气喝完姜汤的计划。王耀用拇指指腹蹭掉嘴角留下的姜红色汤汁,声音成了微微有些带着鼻音的沙哑:“放心啦,一般来说三两天就行。”楻将信将疑地点点头,但大脑里相关的知识储备告诉他这种状况明显不是几天就可以恢复的小感冒。
果然第二天王耀就开始发烧。楻在他似乎刻意避开自己时就反应过来了。于是楻勒令王耀上床去休息,语气难得带上了不容任何否定回答的压迫感。然而王耀最后其实是因为经不住楻的一再念叨才肯去休息的。
不管怎么说结果是好的。楻为王耀盖好被子带上门,然后才发现自己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姜汤看来是没用了,接下来应该买什么药?普通的感冒药对王耀会有用吗?用药会不会有什么禁忌?这些楻统统不知道。
楻叹口气,手不经意间抚上自己额头,然后才反应过来这似乎是王耀的习惯动作。
于是楻能做的只有坐在床沿看着王耀,仅此而已。
先前王耀还会一脸没心没肺地安慰楻说不用管他把他丢在这儿几天他自己就能好。但随着病情的加重,王耀渐渐不再说话,而是伴着浓重的鼻音开始昏睡。
楻从来没有这么细致地观察过一个人。王耀的五官是典型的东方样貌,眉目清秀但绝不女气。琥珀色的眼眸被微微颤抖的眼皮楻睫毛遮盖,鼻翼一扇一扇地呼吸,半开的嘴唇因为缺水开始有些脱皮。楻伸手碰了碰他的额头,烫的吓人,而王耀却往楻的手边蹭了蹭,像一只受了伤的小兽。
楻第一次发现这个平时看起来没心没肺又坚强的不行的家伙,竟然还有这么脆弱的一面。转念一想,自己又何尝不是,只是王耀把这一面隐藏的更好而已。
想起自己强撑几千年孤高和威严的疲倦,那他呢?
楻将王耀凌乱的发丝捋到耳后,突然有了一种想拥眼前人入怀的冲动。
耀,别一个人担下所有的痛苦,好吗。
————————————
楻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被子被细心地掖好,而本应卧病在床的病号却不见踪影。
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楻有些懊恼地想。转脸看见雨已经停了,院里阳光正好。王耀在阳光里笑得一如既往地温柔。

14.午睡
春日的阳光总是惹人犯困。楻到了春天总有一种错觉,是不是濛濛的烟水中混入了哪条深巷中的陈酿,才熏得人有些微微醉意,但静心去嗅却只有泥土的清香。
眼下他和王耀两人刚吃过午饭,正分别坐在两把藤椅上晒太阳,二人都被太阳晒得迷迷糊糊的,楻开始哼歌。
在他哼到某一句的时候,他听见王耀慵懒的一声轻笑:“巧了,我们这儿也有句类似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楻笑笑,接着哼唱,渐渐地声音就小了下去。庭院里只剩下雀儿间的窃窃私语。其实二人都只是闭目养神,但二人都以为对方睡着了,谁也不想打搅了谁的好梦。
二人都在思量,对方的梦境里,是怎样一片春暖花开。

——————TBC——————

最后说件事,本来说好可能同步更新的艾露艾现在几乎只是作为背景和龙套出现,而且还都是隐藏糖。为什么呢?
主要原因有两个。
一是伊万的人设定不下来。因为之前说了我模联代过毛子,所以对毛子也是好好深入了解了一下。然后前几天总结一下才发现,三次元的毛子应该有的拟人性格和二次元伊万的人物形象,竟然近乎完全相反。由于这个要说起来太多了我也就不举例了,但总之伊万的本家人设应该是笑眯眯的病娇腹黑大魔王,但三次元的毛子应该是个棱角分明敢爱敢恨,完全不懂得妥协二字怎么写的直来直去的人,偶尔还会一脸严肃地讲一些段子(详情可参考大帝的讲话),所以就出现了这样的问题:按三次元我自己总结出的形象写,肯定有些亲会觉得OOC,而按照本家人设写,我自己觉得OOC。
这就尴尬了。
第二就是艾格尼萨的人设,也还没定……感觉对北国了解实在不够……希望亲们给点建议。
嗯,以上。

评论(4)
热度(7)

© 仓鼠是一种趴着趴着就扁了的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