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是一种趴着趴着就扁了的生物

叫我小幽就好

【耀楻】同居30题[6-11]

时间轴不是按顺序的

6.大扫除&7.浏览过去的相片
“不是说不久前清理过吗。”楻不解地看着正在洗抹布的王耀。
“那好歹也过了几个星期了。还是要擦下灰才好住。”王耀转头向那几棵古树稍稍扬头,“况且就是那几颗树落下来的叶子都要扫扫呢。况且这儿植物这么多,招虫子。”
楻点点头,又问:“要帮忙吗。”
王耀打量了一下面前好似从前的自己的人,又想起前天晚上楻刚出现时的倦态。果断地拒绝了他的好意。
于是楻站在一边看了王耀一会儿。就转身离开了。
王耀想起来了他的手和自己的手鲜明的对比。那绝对不应该是一双干活的手。像是楻那样三千青丝的古装青年只需要在画里美美哒就好了。这种粗活儿还是交给自己这个糙老头子来干吧。在内心完成了一次自黑的王耀重新折回院子里洗抹布,路过一个房间时却撞见楻正看着一个打开的老箱子里的东西发愣。
看见王耀的楻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微微颔首:“抱歉不该乱动你的东西。”“没关系。只是这箱子放了挺久的,先去洗个手吧。”王耀看看积灰的箱子上两个清晰的指印,引着楻到了院子里的水龙头边上。这个水龙头之前是为了方便给院子里的缸中鱼或是荷花换水留着的,之后人不住这儿了,就不养这些需要人来伺候的东西了,所以院子里除了那些古树和一些王耀比较在意的花,很少能看见说得上名字的花,都是野花野草居多。偶尔回来住一下大多是冬天,这水龙头也只能出凉水,所以也有一段时间没用了。刚刚王耀第一个擦的就是它,还花了不少功夫才弄干净。
楻的手刚碰到有些冰凉的水时稍稍缩了一下,适应温度后才把弄脏了的手指伸到水流下面,清澈的水流刚刚好留到一边的树根处。王耀就倚在树干上看着楻。楻洗完手,伸手关上龙头,转头看着王耀,却没有下一步的动作,王耀也不动,两个人就这么安静地对视了一会儿。
风吹下一片树叶,落在楻的头上,王耀伸手帮他取下。楻在王耀的手触及他的头发时说:“你以前也留过长发吗。”王耀不做声,捏住那片叶子后手无意间蹭了楻的长发,倒像是一个暧昧的抚摸。楻竟也不恼,自顾自地说话:“你留长发应当很好看。如果配上那件衣服会更好。”王耀明白过来他看见了什么,微笑着问:“想好好瞧瞧那件衣服吗?”
华服于它的主人手上展开。黑底纯粹得没有丝毫多余的装饰,赫赤勾边如同围绕黑夜的晚霞,其上兼具精致与大气的龙纹游走于这最后一丝光明中。楻不禁想象长发的王耀穿这件华服该是什么样子,大抵是和自己截然相反的意气风发年少张扬。可如今这件衣物静静地躺着这个箱子里,王耀的头发才将将过肩。“为何剪了……”楻感到有些可惜,“王耀,我想看你穿一次这件衣服。”王耀笑笑,低头折好这件衣服,准备放回箱子里。而楻发现了另一件东西。他伸手拿起,发现是一张黑白色的老相片,相片上依稀可以看出是一个十分大气的建筑和建筑下的人海,照片上的人都已是短发,楻花了一会儿才找出打扮与其余几人无异的王耀。照片的像素实在太低了,但楻还是能感觉到照片里主要几人人的肃穆以及人海中无需掩盖的欢腾。
王耀伸头过来看了一眼,轻笑一声:“我不爱拍照,就这么几张照片也让你找到了。”然后从楻手里接过照片放回箱子里,然后把叠好的衣物放回最上层。“那是什么时候?”楻问。王耀脸上的笑还没有褪去:“那是我的重生。”

8.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自从楻和王耀住在一起了之后,楻就开始对王耀的种种生活习惯表示不满。
比如“别吃瓜子了,上火。”
再比如“别熬夜了,对身体不好。”
还有“别老盯着那个屏幕了,有辐射。”这句话是他在时之歌那边一些关于异世界的书里经常看到的。不过当时王耀一脸(° ロ °)的表情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总之在某个夜晚楻突然就睡不着了出门发现王耀大半夜一边嗑瓜子一边上网时楻简直就要爆发了。不过良好的素养使得他只是冷着脸嘲讽了一句:“你如果不是国家意识体肯定会英年早逝。”“是中道崩殂,我已经过了英年早逝的年纪了。”王耀一脸嬉笑地回了过来,让楻更加气不打一处来。
“好啦我这儿开会呢。”王耀见楻真的生气了就稍稍收敛了一些,指着屏幕和他解释。“什么会需要半夜来开。”“这个……有时差。”王耀挠挠头,在想该怎么和楻解释时差是什么。不过楻倒是说了一句:“是在开会的话我就不打扰了。”然后就转身回房。
楻听见王耀在他说了一句“晚安”,然后又是一长串他听不懂的语言。
9.相隔两地的电话
楻记得前天王耀正在教他下棋的时候突然有客来访。而王耀去开门以后半天没回来。他跟过去发现王耀正在和一只兔子讲话。楻一时接受不了这么大的信息量,而那只兔子看见楻以后也是一脸Σ(⊙▽⊙"。王耀这才回头发现楻,正想对双方解释这件事的时候楻幽幽地开了口:“失礼了,不过你们……异世界的兔子和我们那儿的不大一样。”
总之后来王耀花了一些时间才介绍清楚,大概就是兔子是类似于耀家管家的职能以及向兔子介绍楻的来历。兔子倒是自来熟地和楻打了招呼,倒显得楻格外的拘谨。之后兔子和王耀说了些什么,似乎是说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必须国家意识体到场面谈。之后王耀就很不好意思地说楻可能要自己在家待几天了,并给了他一个手机,教会他怎么用以后就告诉他如果有什么事情就打他的电话。之后王耀就和兔子走了。
楻倒是没什么问题,无非就是发几天呆而已,实在无聊还可以和小花小草说说话。之前买回来的几盆多肉还有一盆白花石蒜也要花时间去侍弄。但两天没见着王耀的身影,楻总是觉得少了些什么。犹豫了半天以后还是下决心和王耀打个电话。
王耀这边的会其实因为伊万的缺席也没法儿好好开。突然接到了楻的电话就干脆起身出去透口气。本来就因为伊万无故缺席而不爽的阿尔对此当然相当不满,王耀扬扬手示意自己只是接个电话而已,然后就不管背后会议室里阿尔的大吵大嚷和亚瑟一如既往的嘲讽了。王耀走了几个拐角,听不见会议室里的嘈杂后才按下接听键:“喂?有事吗?”
“没事。”楻回答,“只是你走了有点不习惯。觉得现在应该是吃饭时间就打给你了。希望没有打扰到你。”
吃饭时间?王耀抬起手腕,发现已经十二点了。刚想谢谢楻的电话带他脱离苦海却反应过来一个问题——楻怎么知道现在是饭点的?按理来说现在国内应该是午夜吧。“你上次提到的时差,我记住了。昨天那只兔子来过了,说路过顺便看看我有没有需要,我就问了他这件事。”楻解释道。王耀不知为何有些小感动。“这么久才接,是还在开会吗。”楻问。“嗯。”“中午了还开会?”楻的声音没啥起伏但王耀可以想象得到楻肯定皱了皱眉。“是很重要的事情?那我不打扰了。记得吃饭。”“嗯,晚安。”王耀挂了电话以后才反应过来刚刚楻是不是在关心自己?果然两人在母爱泛滥这一点上都很像吗。王耀把电话揣回口袋返回了会议室。

10.早安吻
【时间设定为同居几个月以后】
楻睁开眼的时候发现王耀正坐在床边打盹儿,窗外是明媚的阳光。
楻起身,意料之中地吵醒了王耀。王耀看见楻在看着自己,就笑着解释说:“你睡着的样子很好看。”然后伸头过去,在楻的额头上微微一碰:“早安。”
之后楻得知那次他昏睡了两天。

11.替对方挑衣服
王耀觉得很有必要替楻买几套衣服。“毕竟你以后不可能不出门啊总穿我的衣服也不太像话。”
“那头发要剪吗。我看你们这里也没人留长发。”楻开玩笑说,王耀倒是当了真:“头发不能剪。怪可惜的。”
但王耀帮楻看了几个服装店的衣服也找不到合适他的。在他的思维里楻就应该穿古装才行。于是王耀就萌生了帮楻做一套的想法。但想想自己好像只点过补衣服的技能点。而且补的还很糙。
所以最后还是王耀选好布料和样式以后请裁缝替楻裁了几套日常的古装,用的还是豆绿和松柏色的布料和上好丝绸。

你们猜9里面伊万缺席是为什么?

评论(6)
热度(11)

© 仓鼠是一种趴着趴着就扁了的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