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是一种趴着趴着就扁了的生物

叫我小幽就好

【耀楻】同居30题[1-5]

好哒日常废来练笔了啦!这次先写耀楻的同居30题,可能会同步更露艾露的。不过先说一句,只会更到28题,29题因为是国拟的原因所以不会写,30题……未成年人不开车,嗯。
好哒先上前五题ヽ(゚∀゚)ノ!

1.相拥入眠
楻从梦中惊醒的时候丝毫没有摆脱噩梦的庆幸。窗外的树叶温顺地在窗棂上投下剪影,偶尔吹过的初夏的风带来他喜欢的茶香,另一张床上的人呼吸均匀还在熟睡,一切都是那么完美。
但楻知道,相比来说这里才是梦境。
那个噩梦,反而是真实。
楻又做了噩梦。噩梦的内容依然毫无新意,但就是能让他产生灭顶的恐惧感。他庆幸自己平日里已经成了习惯的稳重让自己还不至于吵醒王耀,但一转脸就看见一双琥珀色的眸子。
“又做噩梦了?”刚刚醒来的王耀嗓音带上一点沙哑,琥珀色的眼睛在黑暗中倒像是暗金。
“……”楻没有做声,但略微急促的呼吸暴露了他的心神不宁。
“没关系,楻,这里很安全。”王耀将声音尽可能地放得温柔,就像以前哄那些闹腾腾的弟弟妹妹睡觉一样,“睡吧,楻。”
“……睡不着。”楻的声音很小。这是事实,只要他一闭上眼睛,就会看到被巨树撕裂的天空。
“……”王耀那边安静了一会儿,楻以为他又睡着了,于是翻个身强迫自己进入睡眠。接着楻听见一阵衣物和被料摩擦的声音,然后自己就被圈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睡吧。”身后人温热的吐息扑在楻的耳畔,王耀的体温有些微凉,在初夏的夜晚倒是刚刚好的温度。“睡吧,楻。我在。”声音是极致的温柔。
我在。
一般这句话对于国家意识体来说,不论是说出或者听到,都是一种奢望。
楻明白自己对身后这个人已经有了一种信任感和依赖感。他没来由地确信这个人不会伤害自己。于是他翻个身,面对着王耀,闭上了眼睛。恍惚中他感到王耀在有规律地轻拍他的后背。
从那以后,楻就很少做噩梦了。

2.一同外出购物
楻一直以为他是打死都不会和王耀一起出门的,如果不是王耀在得到自己否定的答案后一脸失望的表情实在是太可爱了。
都这么大了竟然还卖萌,岂有此理!
不过王耀在买完了日用品后就把他拉到花店里作为补偿,还是让楻有些小开心的(虽然脸上没有表现出来)。
“唉楻你看这个!”王耀一脸兴奋地捧了盆肉嘟嘟的植物一路小跑到楻的面前,脸上简直写满了“快夸我快夸我!”“这个叫虹之玉哦!很好听的名字吧!楻喜欢吗?”“嗯,很可爱。”“喜欢的话我们就买一些回去吧!还有这个,就是传说中的雪莲哦!还有这个叫不死鸟的,是不是很像你们那个神鸟!哦还有还有……”
楻站在一旁,觉得这个时候的王耀比那些肉嘟嘟的叶片可爱多了。
不过楻转脸看见了一种熟悉的植物,心跳似乎漏下了一拍。
“那个……是什么?”楻问。王耀看过去,稍稍反应了一下就明白了楻的心思。王耀在心底暗暗斟酌了一会儿,回答:“啊……那个是白花石蒜。花语是……天堂的来信。”
“嗯。她很美。”楻怔怔地出了神。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
……
……
“你觉得吓人吗?”王耀嗑完最后一只瓜子,重新开了一包倒在手上。
“一般吧。”楻低头给自己沏上一杯新茶。成功避开了一个鬼脸。
“……”
“……”
“算了我觉得这玩意儿挺没意思的。睡觉吧”
#都是千年的狐狸玩什么聊斋啊#

4.一方的起床气(这两个人真的会有起床气这种东西?)
【冬天设定】
楻感觉自己又回到了维尔哈伦。末日已经过去,一切又重新有条不紊地运行。自己因为不知道的原因去时之歌书吧道谢,一进门就看见圆滚滚的蛋蛋朝自己过来,用机械音说道——
“楻,起床了。”
楻睁开眼,自己仍在四合院当中。眼前是松松地束了个低马尾系着围裙的王耀。
不知道为什么楻莫名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然后又莫名的仿佛是赌气的把自己埋回被子里。
“楻——起床啦——”王耀喊了好几次无果,于是心一横,抓住被子一甩:“起——床——啦!”
然而下一秒王耀就后悔了,因为从被子里被甩出来的楻一副兼具烦躁与委屈的表情。总结起来就是生无可恋。
“……对不起我错了你接着睡。”说完王耀把被子往楻身上一盖,逃也似的离开了卧室。
楻很想说我不认识这个人,而另一边被嫌弃了的王老妈子正一边啃包子一边想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5.做饭
低头专注地将案板上的蔬菜或切丝或片片,鬓边垂下的两缕青丝,或者慢悠悠地搅拌着砂锅里的汤,偶尔探前身子稍稍尝一口咸淡,面部在氤氲的水汽中只能看见一个轮廓。不论哪一个细节,都扰乱了楻的心思。本来二人说好的分工,可如今这个样子自己估计无论如何都不能让王耀尝到自己的点心了,那样的话只好等下次了吧。
不过楻想了想,下次做点心可能是很久以后了。于是他决心让自己渐渐专注下来。事实上他的自控能力很强,不过这一切小动作都恰巧被王耀尽收眼底。
结果就是,两个人都做出了自己的最高水平,但谁都没有能好好吃饭。
王耀做饭的样子很好看。
——来自于无意中瞥了王耀一眼的楻。
楻做点心的样子很好看。
——来自于无意中瞥了一眼楻的王耀

评论
热度(5)

© 仓鼠是一种趴着趴着就扁了的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