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是一种趴着趴着就扁了的生物

叫我小幽就好

【耀楻】宫阙万间[3-完结]

好哒依旧是瞎掰掰几句不想看的亲可以直接跳
之前说过了本来也不是长篇所以3就已经是完结篇了。结局算是开放性的因为最后是BE还是HE还是要看官方设定楻国最后怎么样了
因为我日常废所以直接跳过感情发展到了结局,但不管怎么说感觉这两只的日常应该很萌(´・ω・`)想看的亲就自行脑补一下好了

【接上
这个夜晚,月亮格外的亮。楻难得的没睡着,和王耀一同坐在庭院的台阶上赏月。
“耀。”王耀听见楻唤他的名字。“你想知道,我到底怎么了么。”楻的声音也变得很虚。王耀没有回答。他知道楻不需要自己回答,也知道伴随着困扰自己许久的迷题的解开,楻马上就要离开他了。所以他选择在这最后的时刻,做一个安静的聆听者。
“我们那个世界,遭遇了末日。”尽管有些喘不上气,楻的语调依旧平静,“那个闹腾腾的塔帕兹遭受了岩浆和海啸,最擅长制造魔傀儡的弗尔萨瑞兹的傀儡军团竟然会失控,艾格尼萨赖以生存的浮空城因为种种原因坠落了。而我——是植物变异。”说到这里,楻突然开始咳嗽,王耀赶紧给他顺气。
“所有的植物开始疯长,撕裂了大地,遮蔽了天空,它们,不,是他们,以人类为食,这是最可怕的——耀,我喜欢植物,楻国也生于植物,所以我才会叫楻——你明白吗,耀,楻国基本到处都是植物,等到这些植物会有意识地捕食人类了,我们根本……根本无处可逃。我什么也做不了……那些植物有灵性,他们知道我是谁,他们不会伤害我——他们知道那是无意义的。他们只是当着我的面……耀,他们就用藤蔓绑住人的手脚,人根本就挣不开,他们就轻易地,无数条藤蔓就像一群饿了一个冬天的狼,扑上来……耀,你知道吗……我那段时间,被那些东西困在神殿里,看见无数的人就那样被吸干了血……变成一个干瘪的人形皮囊……他们的眼神我永远也忘不了……我感觉他们在恨我,耀,我就那样看着,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楻的语言渐渐变得混乱,充斥着无助和恐惧,那些他们不应该有的情绪,到最后楻连支离破碎的语言也组织不出来了,开始低声啜泣。王耀眼前似乎也看见了漆黑的神殿,蛛丝一样错杂密集的藤蔓,借着月光隐约可见的挣扎的人影,但眼前却又像是看见有雪花飘落到的红色的湖水里融化。前所未有的心疼涌现出来,王耀却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将楻拥进怀里。大概是王耀的怀抱能给人以安全感的缘故。楻渐渐停止了抽噎,开始继续讲述:“再之后……我受不了了,我想逃……离开那个神殿,离开那里去哪里都好……虽然去哪里都一样……那些植物发现我逃走了,就想抓我回去——我现在明白了,耀,和你在一起以后我想了很多,我本来以为他们只是以此为乐,现在我明白了,那些东西,他们是有灵性的。他们知道我是谁,他们知道该怎样杀死我,那是精神上的——你的那个词怎么说——精神上的凌迟,只有这样,才可以杀死,彻底杀死楻。”楻说着,痛苦地缩了缩身子,“可是至高神保佑我,我当时觉得脚下一空就摔了下去,失去了意识,醒来就见到了你。耀,你给我以安全感,从第一眼就是——但我实在太害怕了。之后和你相处的日子是那么美好,耀,你太温暖了,就像你的名字一样。我几乎就要忘记那一切了——无尽的黑暗,巨树,撕裂的天空——和我所处的世界比起来他们实在太像是一场噩梦了。这些植物是这么温和可爱,我无法把它们和那群怪物联系在一起。可我现在明白了,耀,这一切不是梦,你看,他们来找我了。”楻抬起头,直视王耀的眼睛,王耀看见他的眼中没有了之前语气里,面对末日的恐惧和绝望,只有他无比熟悉的坚毅,决绝,还有镇定——那是他在自己最黑暗的一段时期所拥有的目光,北方那个蠢熊说他曾在里面看见了星辰大海。他如今也看见了,在另一个自己眼里。他们是如此相似,没有什么可以真正摧毁他们。“耀,我要回去了。”楻的声音变得很平静,是那种知晓结局后的超然。“和你在一起很开心,耀,但我不能舍弃下我的子民。”“我理解。”王耀回答,并且又重复了一遍,“我理解你。”
维尔哈伦世界线因为末日而引发了世界线的强烈波动,而这样的波动则自然会使两条本就离得很近的世界线发生交错,尽管交错时候很短。而楻恰好在那个时间触碰到了那个点。
一切都连起来了。
“你还想知道我为何对你怎么好吗?”王耀声音轻轻的,像是在哄一个孩子睡觉,“因为你太像我了。”王耀牵引着楻的手探入自己的上衣,拂过自己的后背。“但你又不是我。楻,你是幸运的。你们那个世界线只有四个国家,而你又足够强大,所以你不会尝到从王位跌下后被所有人轻蔑地踩在泥里的痛苦。那是一段太过痛苦的回忆,我甚至不明白我是怎么挺过来的——可我挺过来了。但你看,那段时光还是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所以当我在确认你的身份以后,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但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尽我所能好好待你。你当时那种提防让我心疼。我在害怕,怕你也遭受了那样的痛苦。我想要把我所有得不到都在你身上实现。也许,我是把你当成了我了。”王耀的眼神黯淡了下来,“楻,对不起。”
作为国家意识体,王耀从来都是认为自己首先是中国,其次才是王耀。国家之间的关系容不下感情,他们为此都或多或少做出了牺牲,但他们都毫无怨言。王耀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如果我不是国家意识体该多好”这样的念头,因为哪怕只是一时的念头都玷污了自己的位置,辜负了自己的子民。
但王耀此刻如此强烈地期望楻不是什么国家意识体。如果楻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么掉入异世界对于他来说是彻底的解救,他可以永远待在这里,再也不用回到那个人间地狱。
可楻是。
也许是与原本的世界隔绝太久导致的国家意识的涣散,也许是植物的肆虐导致了他的失血虚弱体重减轻。不论是哪一种,都是在催促楻回到他来的地方。楻已经永远地被困在那个该死的地狱里了。
况且,如果楻不是国家意识体,他会对他这么好吗。
王耀现在不想去想这些。这世间剪不断理还乱的事情太多了。
“啊……没关系的,耀。”明明是严重的气血亏损却使楻的声音带上如玉般的温润。“你给了我我从未拥有过的温暖和安全感,而你呢,你从不让人靠近你的后背,晚上有一点声响都会立刻醒来。我也差不多猜到了,你是在把你所渴望,或者曾经渴望的一切都送给我。不管怎么说,耀,谢谢你。我知道你不希望我回去。那么,耀,你后悔过吗,作为一个国家意识体。”
一听到这个问题,王耀的声音立刻变得肃穆坚定:“不,这是我的宿命,也是我的荣光。”
“那么我也是,耀。我是时候去担起我的责任了。我向你保证,耀,我刚刚所表现出来的软弱是最后一次的了。”
“耀,和你在一起之后我才能够真正安静下来,去想一些事情。比如为什么每个国家的末日是不同的——生于斯湮于斯,大海,魔傀儡,浮空城,幻光花。每个国家都恰好灭于自己擅长的事物。也许这一切都是至高神的旨意,也许是我们过得太安逸了,又也许是我们犯了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错,而现在我们应该为我们的错付出代价。不管怎么说,耀,你给了我回去面对末日的勇气。也许这是至高神给我们的一个涅槃的机会,就像……你背上的疤。”王耀没有回答,只是将楻抱的更紧了。楻靠在王耀怀里,轻轻地哼唱着一首他哼过很多次的歌。
“耀,我曾听说过,一个人,若是还有人记得他,他就没有死。只有被遗忘了的人才是死了。所以,耀,请记得我,但也只是记得我。”
“耀,你有没有奇怪过为何我对你的态度转变的如此之快?”
“因为我们太像了。在你面前,我才不用撑起我已经撑了几千年的威严。只有在你面前,我才能做我自己,而不是强大的楻。耀,我已经太累了。可是现在我休息够了,也任性够了。”
“谢谢你,耀。但我必须回去。我的人民还在等着我。哪怕是末日,我也会陪他们到最后一刻。如你所说,这是我们的宿命,也是我们的荣光。”
“感谢至高神,至少他让我遇见了你。”

楻在第二天就在阿莫的陪同下从撒哈拉的大裂谷回去了,那是唯一稳定的通道,而有阿莫这个在两条世界线间穿行了几次的人陪同,基本可以确保不会有意外。
楻的脸色很不好,需要阿莫搀扶着才能站立。但他的精神状态比起刚来时好了很多。楻穿的是一开始他来时穿的那身衣装。王耀已经亲自给他洗干净了。王耀穿的则是一件汉服,深红色的底绘着黑色的龙纹。大红色发带束住刚刚及肩的短发。楻曾看过一次这件衣服,在四合院一个紫檀木做的箱子里,里边都是些旧东西了,包括这件衣服。王耀没有责备他乱翻他东西,而是小心翼翼地把衣服叠好放回,告诉他,这是他很久以前的衣服了,那时以红黑二色最为尊贵,因为那是只有昼夜交替才能见到的颜色。即这天空中的晚霞。那天的晚霞也尤为壮观,天空中一道火线,一边延伸出光明,一边渐渐没入夜的孤寂。如同上古神话中,共工与祝融之战般壮丽。
楻离开之前,示意阿莫先放手,然后庄重地对王耀行了个礼,眉宇间重新添上了那个神秘古老的楻的不怒自威。
王耀回礼。保持着那个姿势看楻在阿莫的搀扶下离开。

他想起楻曾经唱过的一段歌,当时两个人坐在古树下晒太阳几乎晒到睡着。迷迷糊糊的他听见楻在唱歌。宫阙庙宇,旦夕瓦砾什么的。他笑,说,巧了,我们这儿也有句类似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
希望这不是个不祥之兆。不过白云苍狗,沧海桑田,什么都由虚无诞生又回归虚无,唯有他还在守护着这一片土地。但愿楻也是。
王耀知道他们已经任性了太久了。两个背负了整个国家的存在终于在短暂的时间里做了一次自己。那段时间,他只是王耀。但这是他们无法逃避的宿命和责任。他以这样的宿命为荣,正如那些以助他复兴为荣的孩子们一般。现在,楻回去了,他也该回去了。家里的弟弟妹妹还有我其他家人还在家里等着自己。
他相信楻,一如相信自己。几千年岁月的沉积,无人能轻易抹去他们的存在。
就像楻经常唱的那首歌那样
唯不变是天地,而他们,寿与天齐。

——————fin——————

嗯如之前所说两天发完啦反正也不长。本人日常废所以直接略过了导致剧情看起来比较跳跃请见谅QAQ
其实在写完之后又想到这一对的一个梗啊,楻的那什么姑且叫图腾吧(突然词穷了)是“形似凤凰的神鸟”来着的吧(官博原话)然后耀君代表物是龙吧对吧,还有绿色的反色是暗红色,这两人简直(*/ω\*)天作之合

然后谈一下个人对国拟的见解。
我觉得国拟最大的虐点不是消失而是责任。将国家拟人化,无非是为了方便寄托情感,方便描写,还有就是大部分人认为的好玩而已,而对于被拟人的国家意识体来说,他们从出生就已经注定了他们不可能像普通人一样交友,恋爱,甚至连做一个普通人的机会都不会很多。印象里看到过一个段子,奥匈帝国解题时伊丽莎白对小少爷说的:“给我一首钢琴曲的时间,让我当一次伊丽莎白。”当时就感觉被戳到了。不知道有没有亲玩过模拟联合国的,反正我在加入模联以后老师给我们上的第一堂课就讲到了:国家之间,第一考虑利益。事实上在三次元中能谈上感情的实在不多(这里安利一下中巴,为数不多的三次元还甜到齁的CP之一),国家意识体之间感情再好也可能有兵戎相向甚至你死我活的一天。这么看来消失梗在三次元反而是糖,毕竟让自己还算友善的形象和美好的记忆留在生者的心中,也是不错的结局。况且,一般只有对逝者,国家意识体才会显露出感情,但顶多也就是排练时的一首喀秋莎。这也就是我莫名萌上这种跨世界线的国拟CP的原因,双方都把自己得不到的或者没有机会得到的寄托在了另一个自己身上

顺便说一句,以后大概还会有艾露的段子吧

评论(2)
热度(6)

© 仓鼠是一种趴着趴着就扁了的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