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是一种趴着趴着就扁了的生物

叫我小幽就好

【耀楻】宫阙万间[2]

发文前先瞎掰掰几句不想看的亲可以直接跳正文
嗯好的我就是上次那只蠢蠢哒不会发文字的萌新,只是看到个人首页可以通过发图来带文字所以就随便拉了张适合的图镇楼,图是微博抱的,来源见水印,因为官V发过还是转过所以就直接用了,想想还是补上一句侵删。←因为上次看见有的亲喜欢这个图来着所以说一下
以及感谢教我发文字的亲,万分感谢,抱一个(´∀`)♡

依旧是萌萌的耀楻邪教,这么萌亲们不入吗(。・ω・。)ノ♡
【接上】
接过王耀递过来的衣物后楻展开看了看,脸立刻就拉了下来:“这成何体统!”“没办法我们异世界的衣服就是这样的,你看我不也是这么穿。”看着青年一脸黑线,老王最终还是妥协了,给楻换了套长袖长裤的家居服。楻这才肯去洗澡。
“诶你会用水龙头吗!”王耀突然想起来一个重要的问题,出口后随即想呼自己一巴掌。
平时对弟弟妹妹这样也就算了对于这个同样是千年老不死的家伙干嘛这么事儿妈!
楻愣了一下,然后高贵冷艳地关上了浴室的门。
嘿我为你好你还不领情!——来自已经自暴自弃的王老妈子。
然后被打击了失落了伐开心了的王老妈子跑回马扎上坐着接着忧伤。直到听见卫生间传来一声轻声的惊叫,王耀马上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了卫生间:“怎么了!?”
卫生间内的楻看见王耀进来慌忙裹紧了褪下一半的丝绸衣物,手上一片红色,明显是被烫伤了。
王耀顿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嘿我叫你不领情吧!幸灾乐祸以后却还是有些心疼,跑去拿了烫伤药来给楻涂上。楻全程一言不发,在王耀给他上完药以后才开口:“这个洗澡时会被冲掉的吧。还有用吗。”
“…………”“…………”
好有道理哦。
你丫不早说啊故意的吧!王耀这次真的想掀桌了。
“诶等等你能用白话啊?”王耀难得的把脑内吐槽说了出来。而楻则有些不耐烦地皱皱眉:“自然。不然方才如何与汝交谈。”所以怎么又变回去了呢……王耀再次感觉心很累。
手把手教会楻用“异世界”的水龙头之后就被对方赶了出来。王耀只好坐在小马扎上继续思考人生,然后就开始思考一些奇怪的东西。
楻的皮肤保养的很好呢……
的确如此。楻的皮肤细腻而白嫩,身上也看不见一丝伤痕。也是,国家意识体的话,大部分伤都能愈合如初,除非是伤的太深。
王耀感觉后背有些隐隐作痛。其实应该不止是后背。
而且楻的手也很美,十指纤纤,不像自己,王耀伸出手,自己的手上遍布因为使用各种武器而留下的老茧。
不过既然国家意识体的伤势会随时愈合,那茧这种东西是怎么形成的?
王耀感觉今天自己的脑洞格外大。
浴室的门打开,氤氲的水汽随着出来的人一起进入客厅。楻明显还不是很适应新的衣服,连走路姿势都别扭了些。如墨的青丝散在脑后。王耀起身,帮楻又上了一次烫伤药,帮他吹干了头发,然后去收拾混乱的浴室。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无比熟练。
诶……长兄如父。
然后王耀的目光落在了楻换下来的青色衣装上。
这样的衣服……别说用洗衣机洗了,用搓衣板洗应该都会洗坏吧。这么想着,王耀给衣服掸了掸灰,小心翼翼的叠好,打算回头再洗。
将衣服收好之后王耀发现楻已经回到沙发上睡下了,看起来是太累了的缘故吧。王耀有些费劲儿但还是尽量轻地把楻抱起,帮他腾挪到床上去睡,然后又给他小心翼翼地盖好被子,本来差点习惯性的在对方头上留下一个晚安吻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如果真亲了,又不巧把这家伙吵醒了的话,以楻现在保守的性格肯定会生气的。王耀另拿了一套枕头被子,帮楻带上门,准备睡沙发。
所以说我对他这么好是图个啥啊?
折腾了一下午的王耀还没想出答案就睡着了。

楻一直睡到晌午才醒。来到起居室发现王耀已经起床,正捧了杯茶水半眯着眼坐在阳台上晒太阳。楻有意识的放轻了脚步,但还是被王耀听见了。王耀扭过头,笑得正如眼下和着清风的初夏的阳光般:“早啊。需要吃些什么嘛?”楻摇摇头。“那茶呢?”王耀示意面前的茶具,和自己对面的一个空的青花瓷茶杯,“上好的雨前龙井。”楻有些迟疑,最后还是在王耀对面坐下。王耀给楻沏了一杯茶,解释说:“昨天把你……背回来的时候,闻见你身上的茶香了。”楻没有做出什么回应,品了品茶:“还不错。”“多谢夸奖。”王耀回答。一时间二人无话,只是各自品茶,却没有了昨日的沉重和尴尬。
“这里是异世界,楻。”王耀突然冒出一句没头没尾的话。楻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他想说什么。“明白了,谢谢。”楻回答,“还有昨天,也谢谢了。”“不客气,习惯了。”他笑,给楻沏上一杯新茶。楻却不喝,犹豫了一会儿,问道:“王耀,你为何对我这么好?”楻对于没来由的善意有些不安。“这个一时半会儿解释不清。”王耀笑道,“茶要凉了,喝吧。”一时无话。
“还喜欢吗?异世界。”王耀的眼睛却没看楻,而是望着阳台外的人世百态。“……恕我直言,不是很喜欢。”楻回答的有些犹豫,他有些担心这样会不会坏了王耀的兴致“哦?”王耀的语气依旧不愠不火。楻接着说:“这里……植物太少了。”低头品茶的王耀微微抬眸,随即笑道:“也对,你应该是喜欢植物的。”王耀抿了一口茶,接着说:“那我下午带你去个地方,你应该会喜欢。”说完便又给已经喝完的楻沏了杯新茶,动作温柔得再次让楻想起了在艾格尼萨感受到阳光的温暖的感觉。这下他甚至开始怀疑起来面前这个人和昨天的王耀是不是同一个人了。不过想想也是,国家意识体哪来的傻白甜,混这么久精分都是正常的。
然而到了下午楻就感觉意外的安心了。
“这就是你们异世界的交通工具吗……”楻看着面前俩儿轱辘的玩意儿有种被欺骗了感情的失落感。
“响应国家号召低碳环保绿色出行嘛!”
“那这个……能坐两个人吗?”
“当然可以啦!”
“可是坐在后面的人是坐不稳的吧。”
“没关系啊你可以抱着我的腰啊这样就不会摔下去了!”
……楻看着一脸人畜无害甚至有些小期待的王耀觉得不管怎么说这货是昨天那个王耀没错了。而且如自己所料是个精分。
总之最后在楻的沉默下王耀还是选择了妥协,开车带楻出来了。
“到了!”楻被王耀叫醒,“原来你也有上车就睡觉的习惯啊。”楻眨了几下眼睛来醒瞌睡。当他抬头看见眼前的建筑时,的确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里。
这是一个被参天古树环绕起来的四合院,朱漆的大门上还挂着老式的挂锁,带着岁月的痕迹。王耀用一把很老的钥匙熟练的开了锁,领着楻进了院子。这是个三进的四合院,家具门窗都像是从几百年前就被定格了一样,古朴却不破败。院子里栽了不少植物,其中一些现在正开着杜鹃花或栀子花。“这里也是我家,有时弟弟妹妹们想和我聚聚,或是有重要的客人了,就会回这里来住。平时就空着。”王耀解释说。“弟弟妹妹?”“对啊,弟弟妹妹。我有几十个呢,有些是我自家的,有些是我看着可怜捡回来的——不过都是我一手带大的了。现在长大了,晓得帮我分忧了,就是没什么空回来了。”王耀眯起眼,像是在回忆,“人多,热闹,也就这里住的下了。”楻问:“你们……现在很少见面了吗?”“对啊……现在大家都忙,但是春节都会回来聚聚——你应该知道春节吧,我们这儿一个很重要的节日。有时候一些其他的国家意识体也会来凑个热闹。最近五一节又有几个回来了一趟,帮我打扫这个院子。所以这儿现在才这么干净。”王耀低下头,楻听见他轻笑了几声。“你们感情很好啊……”楻有些羡慕。在维尔哈伦他没有亲人,国家意识体也只有四个。陪伴他度过漫长岁月的只有其他三个国家,哪怕彼此之间各种恩怨纠缠,但总归只有彼此作伴,使得他们之间的感情十分微妙。
之后刚好比较清闲的王耀就陪楻住在了四合院。楻平日也的确喜欢逗弄些小花小草,有时两人会在古树的树荫下喝上几杯茶,楻也很快与王耀亲近了,耀甚至教会了楻围棋的下法。
但两人都发现了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楻的身体越来越糟了。
楻脸上的血色渐渐消失,面色变得苍白到可以清晰的看到青色的血管经脉,再之后连血管的颜色也开始淡去,仿佛有什么在贪婪的汲取楻的血液,贪婪到直到楻变成一具空洞的躯壳才肯停止——可能还不会停止,它们会啃食楻没有任何水分和灵气的躯体直至什么也不剩——这样的想象让王耀愈发不安。伴随着失血楻开始嗜睡。有一次他靠着古树的躯干睡着了,王耀抱他起来的时候感觉到他轻了很多,即使对于普通人来说也过于轻了。
楻,你到底怎么了。
王耀一直想问,却没敢开口。
他怕一旦开口,楻就要离开他了。

——————TBC——————

预计还有一篇完结
亲们有没有嗅到BE的味道呢
下一篇国拟虐心法宝上线

评论(2)
热度(7)

© 仓鼠是一种趴着趴着就扁了的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