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是一种趴着趴着就扁了的生物

叫我小幽就好

【耀楻】宫阙万间

*黑塔利亚王耀×时之歌楻拟人  新邪教耀楻亲们不来一发吗(´・ω・`)
*私心设定王耀无口癖
*攻受本来定的无差,但考虑到老王活的久一点,命运多舛一点,就改了耀楻
*真·跨作拉郎冷CP
*不要看标题就以为是文艺古风本人文风其实相当诡异

王耀看着自家门口的古装小哥儿一脸懵逼。
我不就是出门买个菜而已吗这门口咋就多了个人呢穿成这个样子难道是穿越来的吗诶不对仔细一看好像还和我挺像但是我没有穿越过的记忆啊所以这个应该不是我吧这么说难道是我的哪块头皮屑增殖出来的所以说动物细胞果然也是有全能性的吧诶等等我在想些什么啊!
    修炼几千年的定力成功地让王耀在脑内划过以上一长串内容的时候还保持着一脸的淡定。在平复情绪之后王耀本着助人为乐的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以及“就这么让人睡楼道里好像不太好况且这还是我家门口况况且这人还可能是咱哪块头皮屑”的想法连扛带拖地把人弄进了家门,然后一边脑内吐槽这人简直快和自己一样重了还好这人睡得挺沉这么大动作也没弄醒难道是刚化形比较虚弱一边给人在沙发上换了个舒服些的姿势。然后打算去洗菜的老王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法儿静下心来于是再想想国家意识体饿一顿好像也不会咋样于是把菜往冰箱一塞搬个小马扎就坐在沙发边等古装小哥儿醒来。
嗯……的确长得和自己很像。
这是王耀盯着人家半个多小时后得出的结论。
而且看衣服款式,应该是明中叶以前掉下来的头皮屑。至少是建国前。毕竟建国后不能成精。
等等自己是什么时候接受了成精这个设定的?说好的增殖呢?
不过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
沉浸在自己脑内吐槽的老王习惯性地拍了下额头,却似乎吵到了熟睡的人,紧闭着眼睛的青年似乎微微皱了下眉,吓得王耀赶紧收手怕吵醒了人家。
可是自己不就是在等他醒来吗?
王耀刚想再次抬手却又放下了。估计是多年照顾弟弟妹妹的习惯吧。
想到弟弟妹妹,王耀的眼神添上一种长兄才有的慈祥。不经意勾了勾嘴角,然后开始仔细打量眼前的人。
青年身上有淡淡的紫檀香和茶叶的清香,如瀑的青丝用一根柳黄色的发带松松地束住,惹得王耀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自己已经剪短的头发。一身有些脏了的青色的古装,松柏色勾边,豆绿色的底子上绣了形似凤凰的神鸟,用料是王耀引以为傲的上好丝绸,但看不出是哪个朝代的款式。青年的容貌与王耀大致无二,脸色有些苍白,但还不算太糟,尚且看得出血色。身材偏瘦,虽说有些肌肉,但怎么也无法和之前的沉重感联系起来,况且因为自己是国家意识体的原因,体重与人口成正比,所以比起正常人要重上不少。而眼前的青年和自己差不多重,那也就是达到了常人不可能达到的体重,也就是说……
他也是国家意识体。
这世上凭空多出了另一个王耀?
王耀感觉自己更加懵逼了。于是打算先等青年醒来再说。
天快黑的时候青年才睁开眼睛,当时王耀正侧脸看着窗外的晚霞。醒来后第一眼看见的是与自己相仿的面容,青年显然也吃了一惊,不过也只是微微皱眉,但动物趋利避害的本能使他向沙发里又缩了缩,而这个动作扰着了正在出神的王耀。王耀侧过头,对着醒来的青年笑到:“终于醒了?”后者半坐起身,语气警惕而防备:“汝是何人。”“事实上这正是我想问你的。”王耀耸耸肩,一脸无辜地摊开手。对面的青年保持着防备的姿态,眼神中透露出国家意识体之间再熟悉不过的危险气息。预料之中,王耀想。反正他本来也就是想探探对方的虚实,看来是国家意识体无疑,不过和自己比起来还嫩了些。暗戳戳得意的老王假模假样地叹口气,然后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好吧,作为交换,王耀。”见对方不为所动,王耀又补上了一句:“中国意识化身。”
明显后面半句才是青年想要的。青年眼中的凌厉又添几分,两人对视几秒,青年才稍微放下一些防备,坐直了身体。随机问了第二个问题:“吾为何在此?”“在我回答你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先告诉我你是谁?我刚才说了,作为交换。”王耀直视青年再次变得凌厉的眼睛,双方又开始对峙。十几秒后青年先开口:“待吾感汝可信,再说与汝。”
天啊这孩子是多没安全感。王耀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脸上继续保持着人畜无害:“其实吧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就是出个门买个菜回家就看见你躺在我家门口了。”又是几秒的迷之沉默,王耀感觉再按这个节奏聊下去自个儿得掀桌了。青年终于悠悠开口:“楻。”“这算是妥协还是你终于认为我可信了?”王耀挑眉,脑内在飞速地寻找这个名字。
诶还挺耳熟的嘿咋就是找不着呢!
“维尔哈伦……汝知否?”青年提醒道。
嘿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嘛!王耀继续脑内吐槽,难怪刚刚自己搜索关键字没找到,合着光搁自己个儿世界线找了,差点忘了之前撒哈拉那边好像是发现了还是凭空多出来了个峡谷,本来都以为是地陷来着的,结果派人下去一看,发现好像是连通了另一条世界线。不久对方也同样发现了这条系带,于是两个不同的世界线开始互通有无。那个世界线似乎就是叫维尔哈伦,而那边一个据说与自己十分相似的国家就叫楻。
这就理清楚了嘛!
“所以你是楻的化身?”难怪和自己这么像。
“……是。”天啊你能多说点话吗多几个字儿也行啊!
王耀感觉心很累。好在以上只是脑内。
“那你这是……”王耀示意楻有些脏乱的衣物。
“……”“……”于是又是一阵迷之沉默。
王耀已经放弃吐槽了。
“汝之住所……可能沐浴?”虽说是疑问句却透着让人不敢给出否定回答的威严。
“这个当然是能的。”王耀舒了口气,起身往卧室走去,“待我替你找套换洗衣物。”刚转身就听见一声闷响,借着进门的转身一瞥,果然是楻重新倒回沙发里发出的声音。
明明已经很虚弱了还强撑着和自己对峙那么久……真是不懂得心疼自己。王耀想着,不过那个维尔哈伦到底发生了什么,从楻的语态服饰来看,楻现在的相对实力和地位应该与鼎盛时期的自己在伯仲之间,难道还有哪个国家竟能伤了楻的元气不成?
啧,不想了。两人身材相仿,王耀便准备了一套自己的短袖家居服。,楻一见王耀出来就再次坐起,重新进入防备状态。
何必呢。王耀突然觉得莫名心疼。
果然是弟弟妹妹带多了带出后遗症了。

嗯这里一只萌新求认识(´・ω・`)
以及蠢蠢的萌新不知道应该怎么用LOFTER的APP,发了第一篇以后就找不到发东西的地方了……有谁能教教我吗QAQ

评论(13)
热度(19)

© 仓鼠是一种趴着趴着就扁了的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