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侦】死循环(0)

章一·登场         章二·未遂         章三·世界

章四·血衣         章五·美好         章六·同类

章七·循环         章八·告别         章九·终点

 

章零·起点

 

『即便一个心地纯洁的人,一个不忘在夜间祈祷的人,也难免在乌头草盛放的月圆之夜,变身为狼。』

 

      闪电划过天空,照亮漆黑的房间。何看了一眼窗外,轻轻帮自己怀里的小狗遮住了耳朵。楼下侦探所的灯还亮着,应该是鬼还在加班。

      雷声过于沉闷,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小狗睡得正香,丝毫没受到影响。

 

      这只狗很乖巧,也很漂亮,何很想无时无刻不抱着这个小家伙。

      如果它身上没有沾到乌头草的气味的话。

 

      纯度不是很高的乌头草,但足够让何难受一阵。所以他只能间歇性地抱抱它。但现在这个小家伙在自己怀里睡着了,何实在舍不得打搅它的好梦。

 

      何偏过头,竭力咽回了一个喷嚏,接着就保持着这个姿势,思考自己的计划到底要不要继续。

      这只狗是两天前送来的,之前也送来过几次,但乌头草的气味,是这一次才有的。听撒说是他的一位老主顾,要出两天差。

 

      出差吗?

      何想起那张飘落到桌下阴暗角落的纸条。

      怕不是去找原料的吧。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线还会有炼乌头草这种针对狼人的药水的女巫。

      难道是发现了自己是狼人的秘密吗?

      虽然没来由地不担心撒会出卖自己,但既然这个世界线莫名其妙出现了女巫,那难保不会有一个预言家。

      如果这位女巫小姐也是那种不顾狼人是否伤人就赶尽杀绝的人的话,也许自己应当给她一些教训。

 

      何被熏得实在受不了,尽可能轻地把怀里的狗抱回了窝里。见狗没被吵醒,何满意地勾起嘴角,走到窗边换气。

      那位女巫小姐的地址,再好找不过了。那本记录着顾客住址的登记册就摆在楼下的前台桌上。

      单名一个鸥字。

      之前被处决的那个女巫,不知道她的全名是什么,真是可惜。

      高纯度乌头草的提炼很费事,她应该不能在外面完成炼制。

      如果说自己想掌握主动权的话,最好能在她回到家之前下手。之前听那位女巫小姐和撒聊天时提到,她今晚半夜才能回来,那时候楼道里应该不会再有人路过,不知道那里的楼道会不会是声控灯,如果漆黑一片,自己会有更大的优势。

      但自己不能在那边待太久,自己是一个绝没有原因出现在那边的人,如果被别人撞见,在之后查案的过程中被指认出来,那会是致命的。

      最好的方案,应当是踩点到达。

      只是半夜这个时间点,实在过于宽泛,如果自己到达时鸥已经到家了呢?这边的防盗门,可不如村里的木门那么好撬。

 

      何曾经因为一些宠物病急紧急联系过它们的主人,她今天很晚才会回来,那么家里的电话应该是打不通的。这个理由似乎可以帮他敲开女巫小姐的门。

      他想她开门的时候,手里应当不会拿着乌头草。

      而且,如果发现那位女巫小姐对他并无恶意的话,他也许可以转变目标,打听一下,关于自己身上发生的诡异循环。

 

      想到循环,何突然觉得自己也是可笑,自己明明最迟明天就又要死一次了,现在还依然在想着怎么铲除威胁。

      真是本性难移。

 

      白呢?

      他想起来昨天看见的那个白色的身影,似乎在寻找什么。

      是在找这个吧。何看向墙角的布袋与骑士剑,自己昨天上班时无意捡到的。

      自家什么工具也没有,侦探所里的锐器如果少了撒一定会发现,现在再去买也可能被排查出来。

      那么这跟自己毫无关系的骑士剑,的确是一个送上门的,可以一击致命的好选择。

      白应当不是和这位女巫一起来的,毕竟从撒的描述来看,鸥来到这个世界线已经很久了。

 

      楼下的灯终于熄灭了。何稍稍往回缩了一些探出去的身体,看见鬼走向了停车场。在几天前她和撒借车来着。

      鬼应该没注意到自己还在楼上,那么她应当是把门从外面锁好了。

      看见撒的车开走以后,何把鸥的狗抱起,想了想还是把它揣进白的布袋里让它接着睡,然后拿起那把骑士剑。他之前研究白的时候了解过这种剑,虽然砍劈不便,但突刺效果不错。作为凶器的话,会是不错的选择。更重要的是,这件凶器过于特殊,可以混淆视听。

      至于小白,他想起那天他对他说“不会疼太久”的小心翼翼的样子。

      他的嫌疑,自己会尽力帮他洗清的。

      为免引人注目,他把剑用布裹好背上,再拿好雨伞,确认狗狗在布袋里不会被甩出来以后,他手一撑,从二楼的窗户翻了出去。稳稳落地。大门有监控,看来他还得翻一次墙。

      站在马路边,何看了看手表。10:10分。这个天气,这个时间,希望车不要太难打。

 

      到达鸥的小区,已经快到十二点了,他抬头看一眼大门,也有监控,看来又要绕路了。

      何遗憾地笑笑,看了一眼四下无人以后,沿着围墙慢慢找合适的潜入位置。

 

      翻墙进了小区,又花了一段时间才找到鸥住的那栋楼。但隔着雨幕,何似乎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鬼高高举起什么,准备砸向一个晕倒在地上的身影。

      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楼道里鬼发觉有人过来,扔下手里的东西跑上了楼。何脚下略一迟疑,还是向雨夜中亮着暖橙色灯光的楼道走去。

      等他走进楼道,发现了更令他惊讶的一件事——晕倒在地上的那个人,居然是甄。

      何立刻就联想到白的布袋里的那封信。

      “……介于囚犯Farmer甄的逃脱对于村中稳定以及人狼共处工作造成重大影响,兹委任人狼共处协会执法组组长Knight白及副组长Hunter魏对其进行追捕。望二位尽快将甄抓捕归案,以免人狼和谐共处工作功亏一篑……”

      自己为之付出一切的光明未来,还有所有人付出那么多努力才换来的一线曙光,真的会因为这个人而回归无边的黑暗吗?

      楼道里乌头草的气味像菟丝子一样攀爬上何的身体,汲取他所剩不多的理智。

 

      取下布包放在一旁,展开包裹着骑士剑的布,拔剑出鞘。

      真是精美的剑,堪称一件艺术品。

      这才是我们最好的归宿。

 

      锋利的剑精准地刺入心脏,晕倒在地上的人还来不及因疼痛醒来。

      这一次,是真的一切都结束了吧?

      何站在原地,有那么一瞬间他希望自己也可以溺死在乌头草的气味中,真正了结这一切。

      然而他没有。惩罚一样的循环注定不会这么轻易地结束。

      那么现在,他需要再一次考虑怎么逃脱了,以凶手的身份。

 

      刚刚跑上楼的鬼不知道去了哪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他在暗处,鬼应该没有看清。他需要给自己留下足够多处理线索的时间,那甄就不能继续躺在这里。何撑起伞到门外看了一眼,绿化带是个不错的选择。

      何返回楼道,单手把甄抱起,拖到了绿化带里。何想把他拖到更深一些的位置,但在迈出第一步以后就发觉不对,绿化带的泥土被雨水浸成了一片沼泽,自己的一脚下去,不仅沾了满脚的泥,还留下来一个明显的脚印。

      不能再往里走了,何只好站在原地,发力把甄甩进了灌木丛。

      这样他大概明天天一亮就会被发现,但时间也够了。

      接下来是脚印。

      何想到了那块被鬼慌乱中扔下的石头,他返回,捡起那块石头,顺便用脚上的泥盖掉了地上的血迹。外面水漫金山,楼道里脏乱的瓷砖上,脚印无从查起,这一点他不需要担心,而且运气好的话,明天一早应该就有清洁工来拖地。

      返回到自己的脚印旁边,把石头摁进过窄的坑里,再捣鼓几下,很快这就只是一个水坑了,没有人再看得出这是个脚印。

      突然间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扒自己的腿,何低头一看,竟然是鸥的狗,也许是醒来后从包里跑出来找自己的,被淋得湿透。他赶紧抱起它,用自己的上衣把它草草擦干,反身回到楼道捡起包,用包剑的布把狗裹紧,加快脚步离开了。

      手腕上的表指针指向12:20.

 

      1:40。

      为了以防万一,何还是选择了先回宠物店。在进门之前,他把白的布包和布条扔进门口的垃圾桶,但想了想,没有把出租车小票也一同扔进去,万一在找到这个包之后鬼一时兴起去翻垃圾桶,这两张小票会大大缩小嫌疑人范围,甚至直接指向自己。

      他把小票对折,塞进自己钱包里的合影后面。那张合影是今年过年撒拉着他和鬼在侦探所门口照的,说是给三个无家可归的人留个纪念。

      接着何脱了鞋袜,卷起裤脚,抱着有些脏的湿哒哒的狗狗上楼洗了个澡。洗着洗着,狗狗突然打了个喷嚏。

      也许是之前出租车上的空调温度太低了。

      但无所谓,这个锅可以甩给每天把空调开到二十度的鬼,她因为不环保被撒批评了不知多少次了。

      就是可怜了这只狗。

      何在把它以及一众被自己吵醒的猫猫狗狗哄睡着后,看了一眼表,2:30。

      用拖把把地上自己的脚印拖干净,关灯,拿伞,锁门,离开。

 

      没走几步,何总觉得有一股血腥味,散不掉。

      低头一看,自己的手上竟然有血迹。

      这没道理,就算自己在搬动甄时沾到了一些血,刚才也应该洗掉了。

      闪电划过。再一看,何明白了。血迹的确是之前自己搬动甄时沾到手上的,自己撑伞时留在了伞柄上,现在又沾到了手上。

      在雨中清洗了双手和伞柄后,何回忆了一下,自己刚刚抱着狗直接上楼去洗的澡,应该没有在侦探所留下血迹。于是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3:00。

      雷雨,夏季的雷雨。

 

      何在进门后看了看自己被雨淋得透湿的双手,考虑了一下是应该先擦手,先开灯,或者先换掉沾满泥水的鞋。

 

      但答案不在选项内。他的手机率先响了起来。听见某人的专属铃声,他在一瞬间的手足无措后选择了把伞换到另一只手上,用衣服下摆擦干右手后掏出手机划开接听键。

 

——————FIN——————

我在开始时结束。

 

 

附:时间线

 

9月27日   上午          甄穿越

                         9:00 鸥送狗,登记信息时带出字条,之后被何捡到

                                 离开时被甄认出,甄追着鸥跑出撒小区

                下午       鸥出发去机场

 

9月29日   上午            魏、白穿越,两人分开找包和武器,找到魏的包和猎枪

                下午  3:00   魏离开小区寻找

                晚上  10:00 鬼加完班锁门从侦探所离开

                                   何确认鬼离开后翻窗离开

                         10:10  何从撒小区翻墙出去

                         10:20  何乘出租车出发 

                         11:00  鸥到达机场

                         11:50  何到达鸥小区,沿围墙找合适的潜入点

 

9月30日   凌晨  12:00  鬼到达鸥小区
                         12:05 鸥到家,与甄遭遇,用乌头草泼甄后逃回家里,开始炼制高纯度乌头草

                     12:05-12:20       鬼把甄砸晕,跑到顶楼躲藏

                                    何补刀晕倒的甄,布置现场,离开 

                         12:20  何乘出租车返程。

                         12:30  鬼下楼,发现甄不见,处理掉外套,上楼

                         1:00  鸥开门,看见鬼,把鬼拉进家门,鬼对鸥坦白

                         1:30   鬼与鸥睡下

                         1:40   何到达撒小区,翻墙进入,回到宠物医院善后

                         1:45   鸥被噩梦惊醒,发现甄尸体,叫醒鬼商量对策

                         2:00   鬼从鸥小区开车出发

                         2:30   鸥给撒打电话

                                   何锁好侦探所的门回家,在门上留下血迹

                         3:00   撒出门,同时给何、鬼打电话,不久后到达侦探所

                                   何到家,进门时接到撒的电话

                         3:30   何到达侦探所

                         3:40   鬼到达侦探所,三人出发

                         5:00   三人抵达案发现场,与鸥汇合,开始现场搜证

                         6:00   四人返程

                         7:00   魏回到小区与白汇合,继续在小区里寻找,过程中被门卫大爷看见

                         7:30   四人回到侦探所,与魏、白相遇,六人聚齐

 

 

一些不是太好想的线索或者有些意思的小细节:

 

      水坑不是因为石头存在的:何戴着手套花了点功夫才把光滑的鹅卵石从与它一点也不严丝合缝的水坑中取出来。【章二·未遂】

 

      登记里包含地址:“收留收留,请先登记一下您的姓名住址宠物信息……”撒相当配合。【章三·世界】

 

 

      鸥的狗沾到了乌头草的气味:“还真是抱歉,我药都是在家里炼的,家里的东西多多少少都有些乌头草的味道要不这位狼人先生,还是请出去吧。”【章四·血衣】

 

      何可以精准地刺中甄的心脏:尖锐的心脏被贯穿的感觉持续了一整天十二点时才终于消失。【章七·循环】

 

      何前一天晚上没睡,鬼、鸥没怎么睡,魏幕天席地没睡好:

      何闭着眼睛像是在补觉白一直坐得端正,倒是魏撑着头看窗外,时不时打个哈欠。【章四·血衣】(白可能是死要面子,也可能是在小区里找了张长椅睡得比较舒服)

鬼也在补眠,看来气氛不大好。【章六·同类】

何倒是安安静静地在一边闭目养神,好像没听见这些话。【章八·告别】(这里其实没睡着)

 鸥躺在地毯上,身上还有条八成是鬼盖的毯子。旁边还有一条毯子,已经被掀开了。【章八·告别】(另一条毯子是鬼的,何帮忙盖的,鬼之前补过觉了所以醒的早一些)(这么说起来鸥那辆车一直是疲劳驾驶)

评论(15)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