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侦】死循环(9)

前文:1 2 3 4 5 6 7 8

* CP主双北,副鬼鸥鬼、山花,都是无差。
*涉及《玫瑰酒店》及《狼人前传》的剧透,没补完的亲慎入。
*遵从一侦探五嫌疑人配置。但不存在“只有嫌疑人可以撒谎”的规则。

本章结局,下章案情揭晓。

章九·终点

 

      撒如今回想起来,不得不说,那是他破得最憋屈的一个案子。

      破着破着嫌疑人基本跑干净了不说,凶手还是自首的。

      关键这个自首的凶手现在生死未卜,自己找他找得焦头烂额也然并卵。

 

      “何走了。”

      字面意思。

      桌上留下了一张字条,上面只有三个字:“我自首。”

      是何的字,当年他第一次帮自己破案时,这手漂亮的字和他清晰的逻辑、犀利的分析瞬间把撒圈了粉。

      字条下面,是两张出租车小票。一张10:20到11:50,一张12:20到1:40。

      问鬼,鬼说她明明搜过何的身,但没有搜到这两张小票,不知道他藏在哪里了。

      除此之外,鸥的那瓶高纯度乌头草不见了。不知道何想干嘛,他都这样了还自杀吗?

      撒看着如今这个结局,仿佛回到了玫瑰酒店。

      撒想起白之前没来由的“忠告”。

      “你是不是知道了?”

      白点点头:“甄的死法,是我处决狼人的手法,有特殊的意义。鸥和鬼不知道这种处决方式,所以就算她们拿到了我的剑,也不会选择刺心脏这种难度比较大的方式,而且很有把握似的不补刀,如果要我选的话,腹部,咽喉,都比心脏好找。”

      “玻璃门把手上的血迹,位置其实很特殊。你有没有注意到,因为把手是竖式的,推开的时候如果握着把手姿势其实不是很方便,所以大家其实推门时都是推的玻璃。在把手上会留下血迹,说明凶手在手上有血的情况下关了门,这么一排除就只剩下了何。当然,这个可能会有偶然情况,但在我的印象里,我和魏都没有碰过把手的那个位置。而且,我觉得以魏的智商,他要是真想杀甄,会直接一枪崩了他的。”

      而且他也不会把嫌疑往你身上引。撒在心里暗暗地说。

      “那动机呢?他作为甄的同类,他为什么要杀甄?而且他是怎么知道甄在哪里的?”鸥问,“你不是说你们那个追踪器操作很困难吗。”

      “而且他也没道理可以那么准确地找到心脏吧?他之前的杀人方法不也是割喉吗?”

      白摇摇头:“这些我不得而知,但筛选下来,他是唯一可能这么杀人并且留下这些线索的人。”

 

      魏和白赶着回去,而鸥作为施法者也要跟着去,她答应撒,等她回来就帮他找解开何的循环的方法。

      整个侦探所瞬间冷清下来。比之前还冷清,因为何不在了。

      撒突然有些怀念那个下午大家人仰马翻鸡飞狗跳的时候,一点没有办案的样子,但是他很怀念。

      如同白所说,何的确很擅长隐藏自己,不论作为什么身份。

      他动用了所有他拥有的资源,拜托了所有他认识的同行,找何的踪迹,他甚至想到去找何之前消失的十六年的去处,然而一无所获。就连符合条件的无名尸体都没有。

      这何止是人间蒸发,撒简直要怀疑这个人是不是自己幻想出来的。

      但那张字条还在。撒没想到何最后给自己留下的就是这么三个字。“我自首”。

      哦,还有何的手机。他们打他电话时发现这家伙连手机都没带走,真真是净身出户了。

      额外收获就是他发现自己在何的手机里是专属铃声,但标注就是中规中矩的真实姓名。

      这算什么?

      作为结局的话,太仓促了。

      可好像真的,在这个仓促草率的结尾之后,就再没有了下文。

      侦探社一天比一天忙,撒再没有空余的时间,宠物医院很快也关了。

      有时在鬼出外勤的时候,空巢老撒会在二楼那个房间里坐坐,把何与自己的回忆,颠来倒去地温习,尤其是那天何笑得一脸褶子跟他说的“真巧,我的答案也是这个。”

      这个案子,说没有拉近他们的距离是假的,但就像两条相交线,在交汇于某一点后渐行渐远。

      他撒不管碰到什么困难,只要是他认定了的事,他都会无所惧地迎难而上。但偏偏就在何的这件事上,他什么都没来得及做,他也什么都做不了。

      他叹口气,茶凉了。

 

      一年后,撒基本放弃了对何的大范围寻找,只是经常到他捡到何的那棵树下转转,期盼着能再捡只小狼崽。

      但小狼崽没捡着,倒是把鸥等回来了。

 

      鸥说她忘了时间线不对称这回事,在那边陪着白和魏跑上跑下地善后,又被拉去何的妹夫的酒馆喝酒,一不小心就回来晚了。

      一个不小心就是一年,这不小心大发了。撒很想翻个白眼,但在鬼的眼刀下不敢造次。

      好在她的鬼没意见。

      那边呢?怎么样了。

      那边啊,鸥喝口水,可好了。

      甄的尸体基本平复了村民们的心情。质疑和反对的声音恐怕可以消失很长一段时间。

      魏和白商量以后,偷偷把何还活着的事告诉了他的妹妹和妹夫,这对他们是很大的慰藉。

      “过的老好了,都找着相好的了。”

      魏差点被白一胳膊肘捅到地上。

      而且,说到这对啊。

      鸥的眼睛里放出精光。

      魏和白老早就勾搭上了。

      “在那天搜证时他戴着个头盔问我他帅吗,我就知道他急需一个人拯救他的智商。”

      “在那天搜证时他说我对帅的定义有误解,我就知道他急需一个人拯救他的审美。”

      魏差点被白一胳膊肘捅出门。

 

      总之呢,为了避免再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掉到这个世界线来,那个传送阵已经关闭了。不过我给魏和白秘密留了一个一次性的传送咒语。鸥仰头喝干净杯里的水继续说。

      虽说呢,由于年对天的这个时间差,我们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看见他们了。

 

      对了,何呢?还没找到?

 

      一看撒这个颓样,鸥就懂了。

      她拍拍撒的肩,错开了话题。

 

      然而第二天,鸥就一脸按捺不住的兴奋跑过来找撒。

      侦探,我给你看个宝贝。

      撒往她身后看去,何笑着站在那棵树下,阳光和他,说不好哪个更温暖。

 

——————正文END——————

 

后记:

      “这家伙,晕在我的密室里了。”鸥解释道,“还是以小奶狗啊不小狼崽的形态。”

      “他应该是在从你那里离开后直接去的我家,好像是从窗户翻进去的,把我的书翻了一地。但应该是没什么收获。然后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喝了那瓶高纯度乌头草。然后就变成我前面说的那个样子了,保持了一年。不过好像现在他的循环停止了,至少从昨天恢复成他之前的样子到现在,他一点变化都没有。”

      “可能他喝乌头草的时候刚好碰到他那一次的死亡,两种效果抵消了,把他直接卡回了出厂设置,然后一直卡在那里,我用了多少药水才把他治好。不过好在,现在看来一切正常,没失忆,没痴呆。”

      撒看向身边坐成“乖巧”表情包的何,听到“没痴呆”三个字鬼使神差地伸手在何眼前晃了晃。被何一把捉住,拉过来嗅了嗅。

      “你属狗的啊?”说起来这家伙还真是犬系。

      “好久没闻了。”何一脸真诚,“我想记住你的味道。”

      “为什么?”

      “私心。”

      撒有些不好意思,想把手抽回来,结果没有得逞,罪魁祸首还变本加厉地舔了一口。

      “卧槽你干嘛!”

      何抬起那双溺死人的蓝色眼睛看着撒,一字一句地说:“你之前不是跟鸥说什么,‘激·情·犯·罪’?”

 

      在撒看向何时就偷偷溜掉帮他们拉好门帘关好门的鸥此刻正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在去停车场的路上,深藏功与名。

      “鸥姐姐,什么事这么高兴?”

      “因为你要搬过来和我住了呗。”鸥薅一把鬼因为加班几天没洗的头发,“走,回家,洗头。”

 

————————————

完结,撒花。

要过年了,舍不得发刀。

 

接下来解释何循环的原因:

      何在遇见Benny撒后产生光辉面,但阴暗面并没有减少。循环的产生,可以理解为两种力量的拉扯,而正如鸥所说,计量单位的减少是一种催促,催促其中某个面彻底消失。因为原本的光辉面比较弱势,所以循环还带有一些惩罚的意味。

      这个与鬼对比会好懂一些,鬼虽然对甄下了杀手(未遂),但她还是知道杀人是不对的,只是因为不希望鸥成为杀人犯所以抢先下手。

      而何根本没有意识到杀人是错误的。他自愿被处决是因为撒,还有自己的妹妹,以及人狼的未来,但他并不甘于自己的结局。其实在《狼人前传》世界线中,狼和人互杀由来已久,很难说对错,但在这个世界线就不同了,换而言之,如果何再一次遇到威胁,他的第一反应还会是用杀人解决问题。这一点在案情揭晓以后应该会更好理解。

      与兽医撒拢共十几年的相处(主要是后两年),使光辉面渐渐壮大,从他选择微笑而不是冷眼面对这个他不在乎的世界,从他羡慕鸥鬼的互相拯救并意识到自己的自私,从他在车上跟撒的分析几乎在帮所有人开脱开始,光辉面已经开始占据上风。当时他的分析倾向嫁祸鬼是因为这时阴暗面依然存在,他还不想被抓,鬼是不错的背锅人选。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他也多多少少感觉到了鬼是自己的“同类”,厌世者,自厌者。

      而他最后喝乌头草,的确是出于自杀的心态,在以自己的方式给自己这辈子犯的错做个了断。有种“这辈子没活好,很糟糕。”的感觉。这瓶乌头草,让光辉面杀死了阴暗面。而在他终于与黑暗的过去了断以后他才能从循环中脱离出来。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兽医撒确实拯救了他。

      阴暗面的消失也是撒愿意重新接纳何的原因。

      (别问我撒怎么知道这个设定的,撒聪明或者说两个人心有灵犀吧,他应该看出何的不同了。

      剧情放飞成这样发个糖不容易_(:з」∠)_)

 

 

      这里小小说一下,阴暗面的存在直接解释了何出现在鸥小区的理由,并非无缘无故。具体原因在案情揭晓里会详细解释。

 

 

几个小细节:

 

      鸥在一整年后回来,鬼没洗头是因为前一天又是9月29日,她因为失眠干脆通宵加班。

 

      关于门上血迹位置的推论,我有一次出去玩在宾馆大堂等车的时候无聊观察过,进门确实没有人摸到那个位置,最多是推到把手外侧。当然这个偶然性确实大。

 

      以及大家可以回忆一下,大侦探里锐器致死的直接捅心脏(左胸口)的确实很少,割喉或者捅腹部(但有一些是腹部偏上,可能也捅到了心脏)的比较多。

 

      推理方面,排除掉是鸥和鬼的原因如白所说,排除掉白的原因如何在上章所说,魏很难排除,但魏没有道理用白的剑杀人,他对于仪式感没有追求,而且这样嫌疑最后还是会被引回白和魏身上。但就好像何似乎完全没有出现在鸥的小区的动机一样,这个不是一定的事。(其实觉得大侦探如果能用推理把嫌疑人缩小到两到三个,然后关键证据决定是哪一个是最好的,就像《无忧客栈》和《又冲不上的云霄》那样。)

 

      其实重看一下开头,撒接到鸥的电话是2:30,何接到撒的电话至少是2:30以后,鬼到达侦探所是3:40,这时候何已经到了。何家到侦探所大概半个小时,也就是说他进家门是在凌晨2:30到3:10这个时间段,之前还有亲重看第一章注意到了落汤鸡何,由此认为血迹不应该是何留下的,十分感谢这位亲细致的观察以及愿意重看一遍!但何那个时候他刚进家门,没有人奇怪他干什么去了吗_(:3」∠)_

      以及,何其实当时并不是落汤鸡,他只有手和鞋湿透了。这个原因也会在案情揭晓里讲。

 

      关于那个相交线在汇于一点然后渐渐背离的比喻,有一段时间我频繁看到过,实在不知道出处。

      但我还记得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所以说弯的多好【雾

 

 

      关于循环的结束,我从故事的设想出来开始就一直想找一个比较科学的解决方案,一直到着手写这一章的时候还没有想出来。

      但是等写到后记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大概是傻了,竟然想用科学的方法解决一个玄学问题。

 

 

      其实这个故事的雏形就是何的循环,原本设想的剧情是两个人在破解循环的过程中经历的故事,初衷是想写一个一方快死了还要秀恩爱的故事,就是那句“如果我当时逃了的话,我是不是就可以和你多待几天了。”

      结果从选角开始放飞,最后也不知道为什么扩成了这个样子_(:3」∠)_

 

      白问撒为什么追求真相其实也是暗示,因为这五个人里面如果是何会让撒最无法接受。而撒的回答也是何自首的原因。大概是一种你想要的我都尽力去给的感觉。之前愿意被处决也有这个心态。

      其实原本因为担心撒不会接受杀了人的何想让何喝清除记忆的药水的,类似天堂爽爽水那种。

      但总觉得一个人的经历会影响到一个人的灵魂,性格,思考方式。记忆被改变了其实还是相当于是这个灵魂死了。那最后还是等于是彻底地自我毁灭了才从循环里脱离,太惨了。

      所以放弃了这个想法。

以下来源于我之前在评论里的回复,也是这篇文诞生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所以还是复制上来一下:

      关于这篇文的何让人心疼,其实也是来源于死壮何本身人设就相当悲情,贯穿一生的痛苦让他不可能轻易和这个世界讲和。前面也提到如果单单从案情揭晓的剧情来看何的性格应该是算不上好的(就是章六鸥分析何固执而且渴望主动权的一段)

但是这个角色被何老师演绎之后就带上了何老师自带的温柔感,在有意无意照顾每一个人的感觉,其实这一集最后何老师被投出去以后就问了小白一句你两票都投的我然后就安安静静自己走到笼子前边结果大家忙着吵架(主要是撒老师在帮他开脱)没人过来开笼子,还有最后小小一只的感觉趴在那个铁窗上跟笑得带着一种长辈看孩子的慈祥【?】看他们继续吵架的样子确实戳到我了。

何老师本身的温柔和这个角色的悲情结合在一起就显得更加让人心疼,本文中把这种结合解释为何对撒,或者说对光明的憧憬,何虽然不在乎大部分事情,但是选择微笑对待一切,其实也是一种态度,他在Benny撒的影响下已经改变了很多,只是两个月的相处不足以把他从二十多年的黑暗中拯救出来。原本在黑暗中行走久了的人不会觉得冷,但他在被阳光照耀时还会觉得暖,但是这强光转瞬即逝,留下他一个人在黑夜中踽踽独行。

好在他最后遇见了撒兽医。

 

 

最后最后,感谢大家的喜欢与陪伴!感谢大家的小红心小蓝手!感谢愿意评论愿意陪我聊天的各位!爱你们!

以及,在考虑要不要来一个百粉点文_(:з」∠)_

评论(7)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