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侦】死循环(8)

前文:1 2 3 4 5 6 7

* CP主双北,副鬼鸥鬼、山花,都是无差。
*涉及《玫瑰酒店》及《狼人前传》的剧透,没补完的亲慎入。
*遵从一侦探五嫌疑人配置。但不存在“只有嫌疑人可以撒谎”的规则。

理时间线时发现本章魏和白的日期出了问题,已经改正了,时间是没有问题的。

章八·告别

 

      撒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1:00。

      他做了几次深呼吸,用力地晃了晃头,竭力让自己的情绪回归正轨。不管是在解决问题的途中或是在办案的过程中,出现情绪如此大的波动,都不是什么好兆头。

      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撒翻开自己的本子,这是他的一个习惯,把待解决的问题和预期的大概办案步骤写下来,这样即使在办案过程中自己被过多的线索扰的晕头转向,至少还可以得到曾经清醒的自己的指引。

      按照自己曾经的设想,接下来自己就应该回到自己的侦探所附近,找找魏和白留下的线索。

      旁边还有标注:查监控

      虽说这个小区也只有大门有监控,但如果要去到鸥的小区那个方向,大门是不错的选择。除非有人在有意地躲避监控,不然自己一定会有所收获。而魏和白,撒不信他们有躲避监控的意识。之前被问及找回猎枪的过程时魏、白的反应让他觉得,他这一次应当不会空手而归。

      至于何的问题,虽然很不甘心,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到目前为止,无能为力。

 

      何住的房子到撒的家很近,步行不到半小时。但车还是要开回去的。不然的话撒很想散散步。

      这次撒的车上只剩下了何。

      撒的理性告诉他,如果想获得魏和白的信息,何也会是一个不错的信息源。但他现在已经不知道怎么跟何开口谈案情了。

      但再这样下去,何的问题和案子,自己恐怕要哪个都解决不了了。撒暗暗狠狠心,决定先放一放何的玄学问题。

      “关于魏和白,你怎么看?”

      何的语气倒是跟平常没什么太大区别:“白的仪式感太强,而且他与甄没有直接恩怨,如果真的是他碰到了晕倒的甄,我认为他会把甄带回来而不是杀了他,然后弄出一个莫名其妙的现场。”

      “至于魏,他对于甄应该是有怨恨的。当时他说过自己对Lucky鸥一见钟情,而鸥就是被甄氏兄弟害死的,杀人动机他有,但我现在想不通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你的小区到鸥的小区太远了。”

      “有没有可能他是追踪甄去的,白之前提到过他们有追踪器。”

      “可现在没有证据证明魏拿到了追踪器。他的包里只有弹药和食物水壶。水壶里的水都快喝完了。之前你跟鸥一对一的时候,鬼就搜过我们的身了。”何说到这里笑了一下,“你带出来的好学生,我的钱包里那几张钱都拿出来检查了,明明都没有几张。”

      “如果凶手能拿到小白的剑,那他也完全有可能拿到追踪器。”撒说,“鸥和鬼这一对呢?”

      何偏偏头:“这一对比较复杂。首先我不是很怀疑鸥,杀人方式不像鸥的风格,她手上应该还有至少一瓶乌头草。但如果鬼是凶手,她可能会作为鬼的帮凶存在,当然也有可能鬼是瞒着她的。毕竟,杀人可不是件好事。”

      “如果是鬼,她为什么要放着石头不用改用剑?我觉得以她的性格,更有可能会把甄或活活砸死。”

      “不知道,混淆视听吧?又或者发生了什么事,打断了她,又或者她是故意造出一个三凶手的假象。”何偏头想得认真,“在你们之前的案子中,往往在一个人承认对死者造成了某种不致命的伤害时,他的嫌疑反而骤降,大家普遍会认为他是未遂,或者对象不能犯。鬼跟了你这么久,有可能发现了这个规律并加以利用。”

      撒点点头,又问:“关于鸥还有至少一瓶乌头草,你怎么知道?”

      何耸耸肩,表示无可奉告。

      “是因为鸥之前在停车场差点攻击你,所以你猜测她还有对付狼人的药水,是吗?”

      “她告诉你的?”何难得露出比较惊讶的表情。

      “她还不止告诉我这些。她还说你很奇怪。”撒突然看了何一眼,锋芒毕露,“你原本可以隐藏得更好。”

      何却笑着接下这一招:“看路。后半句不是她说的吧?她说我哪里奇怪?”

      一击未中,撒悻悻地收回目光,乖乖开车:“你从一开始就一直在针对她,不管是世界线的线索,还是把鸥划入嫌疑人,都是你提出来的。但是却放弃了一个这么好的乘胜追击的机会。而且你现在还在帮她洗清嫌疑。她知道了搞不好会惊掉下巴。”

      “这个嘛……私心。”

      “什么私心?”撒瞬间转头看向何。

      “看路!”何伸手想给撒顺毛,伸到一半转而把撒的头掰回正前方,“我的私心嘛……有些羡慕她和鬼。”

      羡慕她们,拯救了彼此。

      撒不知道有没有听懂,但反正是没有再追问。

 

      “你给他们发个微信,让他们先回侦探所等着,我跟你去查监控。”快到的时候,撒跟何说,“别用语音,跟鬼说,让她在小区里找找线索,白和魏在小区里活动一天,应该会留下什么。”

 

      门卫大爷跟撒已经相当熟络,爽快地让他们查了监控。在何认真翻看监控的时候,大爷还告诉了撒一个信息。在今天早上侦探所还没有人的时候,有两个人趴在侦探所的玻璃门上往里看,其中一个人穿着个大毛领子,也不嫌热,另一个一身白,相当显眼。

      撒指指窗外刚刚下车的小白和魏:“是他们吗?”

      大爷认认真真看了一会儿,说:“应该就是。”

      “那没事了,他们是何的朋友,来找他的。您费心了。”撒给大爷鞠个躬,正好那边何也有了发现。

      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29日下午3:00,打扮相当惹眼的魏从大门出去了,这时他身上背着一个布包和一个用布包裹的长条形的东西。“这个东西他回来时还在,应该是他的猎枪。”何拖动进度条,在30日,也就是今天早上7:00才发现魏回来。

      “白没有从大门进出过,除此之外没有异样了。”何专注地盯着屏幕,“我现在在找甄。”

      在二人看得眼睛都要疼了的时候,终于发现了目标,何按下暂停键:“在这里了。”

      时间是27日早上9:00,甄从大门跑出去,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他的狼狈。

      “他好像在追什么?”撒把进度条往前拖了一些,看见了一辆熟悉的车。

      “鸥的车?”撒把屏幕放大,确认了好几遍车牌,虽然模糊但的确是鸥的车没错。

      “那天早上鸥的确是来送过狗,然后就回了家,下午才去的机场。那甄可能是追着她的方向,然后沿着绿化林才到的鸥的小区?”

      “有可能,你当年是在哪里捡到我?”何问。

      撒有些不明白他问这个做什么:“侦探所前边十几步距离的一棵树下边,散步时捡到的。”撒的家就住在这个小区,离侦探所三排居民楼远。

      何点点头:“那里应该就是传送的落点,甄见过鸥,可能是认出她了。视频要拷回去吗?”

      撒正在本子上记什么,点了点头。

 

      回到侦探所的时候,两组人坐在大厅,气氛有些微妙。

      “怎么了?”撒推开玻璃大门走进去,白递给他一张纸条。

      “在那里捡到的。”白指了指一楼大厅前台桌下的阴影,然后又指了指鬼“她刚刚想藏起来。”

      “为什么?”撒看向鬼,鬼转过头不回答。撒再低下头看看那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些撒看不懂的名词,每个名字后面又跟了几个地名。

      鸥拍拍鬼的背:“好啦好啦,别担心。这张纸条上就是记的乌头草的原料和出产这些原料的地址,这个纸条我一直放在口袋里,可能是之前过来寄养狗,从口袋里拿笔登记的时候带出来的吧。”

      “那你……哦。”魏看看鸥,看看鬼,突然一副“我懂”的样子笑了起来。

      “可是你为什么会突然开始炼乌头草呢?”白很不解,“而且你为什么会随身带一瓶乌头草?就好像你知道会遇见甄一样。”

      “而且你的纸条都丢了,你是靠什么把原料找齐的?”魏问。

      何似乎也对这个很关心:“你是一直在炼还是最近才开始炼的?”

      鸥有些猝不及防,稍稍理了一下才开口:“我炼乌头草就是这个月的事情,月初的时候碰巧收了一批草药,其中的一些可以用来炼乌头草,我就炼了。之后觉得纯度不高,就想着做了就做到最好,所以就去找高质量材料了。至于那瓶乌头草,就是因为那张药单丢了我才带着做个参考的,地点,两天就跑完的能有多少地方,我记得住。”

      “撒撒,我也有发现的。”鬼抢在别人再开口时先举手,拉着撒来到侦探所门口,指着门口的垃圾桶。撒捏着鼻子探头过去,一根布带从层层叠叠的垃圾里探出个头,往外一拽,是一个布包,和魏现在背着的是同款。

      “这个包应该就是白的包了吧。”鬼看向房间里,其他四个人马上聚了过来,七手八脚地把布包从积水的垃圾箱里捞出来,打开检查以后,白确认这确实是他的包,里面的东西都还在,追踪器也还能用,只是那封委任信被泡糊了,不过也无所谓。

      之后大家又七手八脚把垃圾桶筛了一遍,除了另外一块被小白认出是用来包骑士剑的布以外一无所获。

      筛完撒一看表,都将近两点了,叹口气让大家赶紧洗个澡换身衣服吃顿饭,下午继续。

 

      洗澡的机会也先让给了两位女孩子,二楼有卫生间,四个大老爷们定好外卖以后就瘫在一楼的沙发里晒咸鱼。撒看了一眼越瘫越歪的魏和冷漠脸推开魏的白,决定不把时间浪费在吃狗粮上。

      “关于你们来到这里以后的经历能具体讲一下吗?”

      魏白对视一眼,白说:“我们之前说过了。”

      撒看着白的眼睛:“那只是个大概,而且关于窥视我的侦探所和你们两曾经分开过这件事,你并没有提到。”

      白瞬间意识到是监控的问题,在魏开口之前制止了他,开始思考对策。

      “你们不愿回答,那我来问吧。反正也没几个问题,一对一就算了。”撒的目光在魏白之间打转,最后打算从魏下手,“你出去是去做什么了?”

      “帮他找东西。”魏打算学白,能少说就少说。

      “那你的东西是在哪里找到的?”

      “小区里,这里再过去两三排楼的样子。”

      “既然你的东西是在小区里找到的,为什么会想到去外面找?”

      “小区里找不到不就去外面找了。”魏的语气仿佛在鄙视撒的智商。

      小白和撒同步翻了个白眼。

      何倒是安安静静地在一边闭目养神,好像没听见这些话。如果不是他现在气色不错,撒可能会怀疑他下一秒就要变回小奶狗。

      “那是什么?”旁边小白突然嗯了一声,起身走到大门前,“你们来看,这个是血迹吗?”

      “什么?”撒和魏围过去,看见玻璃门竖式的右边门把手朝里的部分,有一块已经干涸的暗红色。从玻璃门里看过去格外清晰。

      “这能说明什么?不论我们谁作案,之后都来到了侦探所。”魏说,“而且有没有可能是你们之前搬运尸体的时候留下的?”

      撒回忆了一下:“这个没有可能。我们之前回来的时候是鸥和鬼去开的门,她们没有碰过尸体。”

      小白思考了一会儿,突然起身走回沙发坐下,对撒说:“侦探先生,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不必破这个案子。”

      撒被弄得莫名其妙:“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我的意思是,这个案子之后,不论如何甄我们都是要带回去的,而且他的结局也是死。侦探先生,我不明白你如此执着于真相是为什么?”

      “侦探的职业操守。”撒回答,“又或者说,我本人对于真相的追求。”

      “哪怕真相本身不尽如人意?哪怕死者罪大恶极?”

 

      撒也曾经这么问过自己,在三年前那个酒店的门口,他带着鬼离开时,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被封锁的酒店。

      在那两个案子中,他发现母亲是个会在活人身上做非法实验的科学家,了解了凶手由被害者一手造成的悲惨命运,还试图去拯救一个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的曾经的加害者。

      比起寻找母亲的那段日子,现在的一切,明明是自己追求已久的真相,可哪一样都压得他喘不过气。那时候,他也问过自己这样的问题。

      而自己之所以转行做了侦探,就是因为自己找到了答案。

 

      “这个……怎么说呢?算是终止循环的出现吧。”

      “就像何和鬼不约而同提到的循环一样,冤冤相报,被毁灭的美好又去毁灭美好,尤其令人心疼。”

      “不论死者生前做过什么,以暴制暴,始终都是错误的手段。除了法律,没有人有权利剥夺一个人的生命。杀人者不论动机是什么,都应受到惩罚。”

      “而我所努力的,不只是终止循环,还有尽力让循环在第一节就断开,最好不要产生。”

      “只是这个远不是我一个人可以做到的。”撒笑笑,“那我就更需要努力了。”

 

      白听完,不再追问下去:“那好吧。先生,祝你……好运。”

      他对于何的理解,好像又更深了一些。

 

      一边的何坐起来揉揉眼睛:“怎么了,是外卖来了吗?”

 

      之后四个男生人仰马翻地抢浴室、抢饭菜,折腾到四点才安生下来,何领着鸥和鬼在楼上逗猫逗狗,魏和白坐在客厅一角不知道在嘀咕什么,撒也不担心他们会不会串供,坐在沙发上拿着小本本整理思路。

      觉得理得差不多了,撒往楼上吼了一句:“下来集中推理了。”

      楼上没有反应,撒才反应过来,楼上似乎消停了有一段时间了。

      何不会出事了吧?

      不,出事了不会这么安静,八成是玩累了睡了。心中隐隐不安的撒登登登地上了楼,果不其然发现鸥躺在地毯上,身上还有条八成是鬼给她盖的毯子。旁边还有一条毯子,已经被掀开了。

      撒松了一口气,回过头找何和鬼,正看见鬼靠在那个她和何都曾经住过的房间的门口看着他。

      “何走了。”

——————TBC——————

过渡章,比较平淡。

撒老师的独白那一段,写不出撒老师万分之一的感觉,以后大概会重写。

回忆段提到的撒试图拯救的是漫画,这对也BE了。

现在所有线索都摆出来了,下章结局,下下章案情揭晓。有愿意推理一下凶手是谁的吗(*╹▽╹*)

关键证据有,但是他们没找到,下章会出来。但是凭推理应该已经够了。

以及,抱歉,山花在这个设定里我不知道怎么展开,所有没有专场_(:з」∠)_

评论(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