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侦】死循环(2)

前文:1

* CP主双北,副鸥鬼鸥、山花。这章最后山花上线。
*涉及到第三季《玫瑰酒店》以及比较靠后的一个案件(不是最后一期)的剧透,没有补完的亲们慎入。
*遵从游戏一侦探五嫌疑人格局,但不存在“只有嫌疑人可以撒谎”的规定。

章二·未遂

      直到案子结束撒也不能理解何为什么轻易就说出了不同世界线这个线索,也不能理解自己为什么轻易就接受了不同世界线这个设定。
      也许是之前被科幻伦理大戏击碎的三观还没建立完毕,也许是何的神秘本来就让人浮想联翩,也许是何的波澜不惊,鸥的保持微笑,死者情绪稳定,还有鬼鬼的理所当然。
      “所以说这个人也和鸥鸥一样是世界线旅行者喽?”

      撒感到了一种危机,他很可能是这里唯一懵逼的人。
      “打住。”撒做了一个“停”的手势,“如果谁还有类似的话,请留到集中推理再说。给我留一点脑容量搜证。”

      插入死者心脏的是一把欧洲骑士的剑,过于不常见的凶器。
      “现在还有谁会用这种剑?”撒拿起剑比划,几种常见的握凶器的姿势都与这把精致的艺术品不太合拍。想要发挥出它真正的威力,没有相匹配的训练是做不到的。“何,你们的那条世界线是怎么样的?”

      “你不是说集中推理再说?”何在专心检查绿化带,头也不抬一下,“我见过这把剑。”

      “你确定是这把,不是这种?”

      “确定。”何招招手,“撒,你过来看这个。”

      何指着的是一处水坑,浑浊的泥水中露出鹅卵石圆滑的一角。
      “这里的绿化带被精心打理过。这块鹅卵石显得太突兀了,换而言之,它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还有这个坑。”何戴着手套花了点功夫才把光滑的鹅卵石从与它一点也不严丝合缝的水坑中取出来。

      “你确定这个还能叫做鹅卵石?这快跟鸵鸟蛋一样大了。”

      “鸵鸟蛋不至于,但确实不小。”何把它在手上掂了掂,单手握住的话有些困难,双手抓着又过于小了,以致无从下手,无从着力。

      “死者的后脑的确有被击打的迹象,但从力道上看,昏迷都够呛,肯定不致死。恐怕跟凶手选错了凶器有关。”撒接过石头仔细检查,“没有血迹,可能是被冲干净了——选它做凶器的唯一好处。”

      “上面有血腥味。指纹呢?可能提取到吗?”

      撒摇头:“很困难。它太光滑了,又在水里泡了这么久。你确定是血腥味不是土腥味?”何点了点头权当回答。至于信不信,那是撒的事。

      “凶手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故意选择它当凶器的吗?”何自言自语,“不,不会。凶手在杀人时第一考虑的应该是杀伤力,其次才是善后。而现在看起来,杀伤力并不理想。”

      “所以凶手是临时起意,而且相当临时。”撒接过话,“鸥和鬼呢?”

      “撒撒,我们在这里!”一番寻找后才发现二人刚刚回了楼道,鸥正在拿手帕给鬼鬼擦脸,说:“外面什么都没有发现,倒是这里。”鸥用脚稍微点了点一处:“你看这像不像血迹。”

      地上一点红,像极了鸥的高跟鞋,在肮脏到说不出的颜色中格外惹眼。

      “这里为什么有血迹?”撒蹲下,取了样,“可惜地面太脏了,不然也许能提取到脚印。”

      “你们找到了什么吗?”鬼可云正在脱雨衣,沾了水的老式雨衣穿在身上实在不舒服。

      “未遂的凶器。”何对她扬了扬手里装在证物袋里的石头,“雨衣你最好先别脱,我们可能马上就要出去。”
      撒也直起身:“鸥,你们小区哪里可以找到这样的石头吗?”

      小区的池塘正在翻新,水边有几堆造景用的石块。
    “难怪凶手会选这种石头,这也是不得已啊。”撒看向其中一堆,都是和现场的差不多的石头,“这边的要么就是搬不动的假山石,要么就是水底的鹅卵石,这种石头的确是最趁手的了。”

      何点点头,环视四周:“这也印证了你的猜想——凶手是相当的临时起意,而且还很急,甚至没有时间去四周找更趁手的武器。那么是什么样的一种情景,才会导致这样的情况出现?”
      何顿了顿,跟撒比划:“那边是停车场,池塘是停车场到居民楼的必经之路,不然就要走绿化带里的小路——这在这样的天气绝对不是明智之举。但是从大门到居民楼,就不一定要经过这个池塘。”
      “对,”鸥点点头,“而且我补充一点,我们小区是有侧门的,侧门到居民区,也不需要经过这里。所以我们的凶手应该是开车的。可以从开车的户主里筛查。”

      “那是不是凶手回家时被死者袭击,然后拿起石头自卫?”鬼鬼问。

      撒:“不太可能。死者的伤在后脑,如果二者正面遭遇,死者不太可能把自己的后脑露给凶手。而且——”撒眼神示意何。
    
      何拿了另一块差不多的石头给两位女生演示:“你们看,这种石头大小比较尴尬,而且表面光滑,单手只能勉强拿住,无法完成砸的动作。”
      何稍微动作,石头就脱手了,被他用左手接住,继续演示:“而如果是双手拿,石头又太小了,无法露出足够的面积,完成抡砸的动作,所以只能这样——居高临下,是最佳的发力姿势。”
      何双手握住石头,只漏出相对较尖的一角——就是之前露在水面外,让他们误以为是一块鹅卵石的那一角,然后狠狠向下。“然而即使这样,也实在是一个过于别扭的杀人过程。如果是我,我宁可选择徒手。”

      “是因为你做不到‘居高临下’吗?”撒笑道,收获了一个白眼,“不过这也说明了一点——凶手对自己的力量不够自信,很可能是女生,病人,或未成年人。”

      “对自己力量不自信的有车户主——”鬼点点头,“就是按这个筛查了吧?”

      鸥举手:“补充一点,侦探,我觉得拿石头的这位,与用剑的那位,未必是同一个人。前面这位更像是杀人未遂。”
      “哦?”撒露出一个“感兴趣”的表情,示意鸥继续说下去。
      鸥却摇摇头:“直觉。前后二者的作案风格相差太大了。”

      “还有一个问题,”何补充道,“现场的草药味——”

      鸥打断他:“草药味可能是这栋楼的任何一个人留下的,与案情没有直接关系。不过,撒侦探,我可得提醒你,你们再拖下去,我们的死者就要泡发了。”

      何撇撇嘴,表示妥协。

     “你何必逼我这么紧?你不知道你在暴露我的同时也暴露了你自己吗?会对我的药这么敏感的只有——”去到停车场时,鸥故意落后几步,与何并肩。
    “无所谓了。”何回答,“我跟你来到这里的原因是一样的。”
    “撒很信任你。”
    “嗯。鬼也很依赖你。”何漫不经心地回答。
    “鸥鸥?快一点啦!”鬼挥着手叫道,为鬼打开车门的撒也回头看过来。
    “来了。”何回以一个温柔的笑,“你的鸥鸥穿的高跟鞋,你体谅一下她。”说着绅士地为鸥打开车门。

      坐在副驾驶上,何脑内不断地回放刚才的一个瞬间。
      鸥啊,你知道你的鬼鬼刚刚救了你吗?
      而这么自私的我啊——
      雨已经小了很多。何偏过头,撒正专心开车,鬼鬼趴在鸥腿上补觉,鸥也闭着眼,手有节奏地轻拍着鬼的背。路灯光一道道,短暂掠过他们,掠过何,照不到他藏在衣服下的伤疤。
      这样的我,又能有谁来拯救呢?

      到达侦探所时,两位女生负责拿着撒的钥匙开门,而搬运尸体和证物的工作理所当然地被“怜香惜玉”的二人揽了下来。
      在把最后一件证物——那把骑士剑拿回侦探所时,撒感觉背后像是有人,一回头看见一个穿着骑士装的清秀少年,和一个打扮得仿佛一只金毛的人正跟着自己。那只金毛手里还握着一把古董级的猎枪。
      被发现了的跟踪者丝毫不见外,还没等撒反应过来,少年先开口了:“请问我的剑为什么会在你的手里?”
      “这是你的?”撒看了看手里的凶器,这难道是送上门的凶手?
      “怎么了?”何闻声回身出来,看见打扮怪异的二人后,三人都是一愣。
      “何……?”少年一脸不可置信,“你还活着?”
      而让金毛震惊的却是后跟出来的鸥。
      “……Lucky?”

——————TBC——————
所以一号世界线是《玫瑰酒店》,二号世界线是《狼人前传》。
某种意义上解释了章一中提到的何狗缘好、嗅觉灵敏的线索。(不会做超链接,章一请到空间中找)。
配置也已经出来了,侦探是撒兽医,嫌疑人分别为:鬼可云、Lucky鸥、Knight白、Hunter魏、Strong何。大家的山东鸡后面都会交代。
女孩子们在探案上也许有一些透明了?她们的趴在后面。
为什么选鸥作为Lucky原因之一大概是她的名字比较“欧”吧……
最后还是希望大家多多评论啦!还蛮想找人聊天的。

评论(4)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