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侦】死循环(1)

* CP主双北,副鬼鸥鬼(这对CP有名字吗?)后期还会出现山花。(都是无差)
*想看大家认认真真破案的样子。格调偏沉重。
*遵从游戏一侦探五嫌疑人格局,但不存在“只有真凶可以撒谎”这个规则。

章一·登场

    雷雨,夏季的雷雨。

    何在进门后看了看自己被雨淋得透湿的双手,考虑了一下是应该先擦手,先开灯,或者先换掉沾满泥水的鞋。

    但答案不在选项内。他的手机率先响了起来。听见某人的专属铃声,他在一瞬间的手足无措后选择了把伞换到另一只手上,用衣服下摆擦干右手后掏出手机划开接听键。

    半小时后他已站在一家侦探所的楼下。要说这侦探所,也是当地一个传奇。这里原本是一家宠物医院,全院只有一位兽医,姓撒。原本生意不好不坏,但三年前撒兽医卷入一个酒店的两桩杀人案之后就点开了新的技能点,慢慢接起了一些不大不小的案子,生意越来越好之后撒就把原宠物店的一楼改成了侦探事务所,二楼照做兽医生意,但与侦探所比起来,生意是日益惨淡了。

    一楼没人,何看了一眼干净的地板,把鞋脱在了门口。撒正在二楼逗一只柯基,顺着狗的眼神才发现来了人,看了一眼何光着的脚和沾泥的裤脚后笑着给他丢了一双拖鞋,拿着调说:“何老师如此狼狈可是难得~一见啊。”
“雨天路滑,不慎失足。”他也顺着撒的腔调回过去,穿上拖鞋后弯腰卷起裤脚,顺便熟练地抱起扑向自己的柯基,揉了揉狗头后看见撒一脸的哀怨。没忍住笑出了声:“你这是在吃谁的醋啊,狗的还是我的?”顺便上前也想揉揉撒却被后者躲开。

    “都不是,只是看见自己后宫和谐,朕心甚慰。”

    “你已经连同类都不放过了吗?”

    玩笑归玩笑,何的人缘狗缘的确都好得见鬼,“何老师”这个称呼,也是出于他对狗了解之多的戏称。想当初撒的侦探事务所已经小有名气时何突然登门,问宠物医院缺不缺帮工。
    撒原本觉得这人莫名其妙,但怀里原本一直安抚不住的狗崽子却在看见何后安静下来,被放下之后还摇着尾巴绕着何转圈圈,撒也就收留了他。

    说收留是因为何不要工资,只说要个住的地方。原本他是住在二楼顺便看店的,但就在一年之前,撒不知怎么的突然良心发现,把自己离这里不远的房子给了何。这都是题外话了。

    何放下柯基,“说正事。这么急着开工,是……?”

    “是。”撒也严肃起来,“人命案子。不然也不会这么早,把你叫来。”

    “难得看见你出了人命还这么不正经。”何皱起眉,“大雨会冲刷掉大部分证据。”
    所以为什么我们还坐在这里?撒仿佛感觉何正用探照灯般的眼睛审视自己,对他说你今天有点奇怪。何虽不怎么管侦探所的事,但偶尔露过的几手足够撒在这时背后一凉了。

    “我知道,在等鬼鬼。她把我车借走了。”
    鬼鬼的全名叫鬼可云。是三年前撒从那个酒店带回来的女孩,刚带回来时精神还有些不正常,只是缩在二楼,除了撒谁也不肯见。但之后被母性泛滥的鸥带回家照顾了一阵以后好转了许多,渐渐显出一些曾经古灵精怪的性格出来。之后加入了撒的侦探所,搜证很是有一套。

    楼下传来汽车的声音,门大声地开合,接着是登登登的上楼声,“撒撒对不起,我来晚了!”充满活力的语调完全不像三年前那个沉默寡言的女孩了。撒本想感慨一番,却在看见地上的泥脚印后扶额。
    “啊对不起撒撒我会清理的!”

    “案子要紧,起立。”撒和何同步站起,三人绕过脚印下了楼,撒在看见何几乎报废的鞋子后哭笑不得,找了双自己的鞋子给他凑合,心中庆幸他没穿着这双鞋走进来,不然可比鬼的难收拾。

    雨天路滑,加上天黑,车极其难开。鬼是刚考的驾照,而何完全不会开车,这个重担理所当然地落在了撒的肩上。

    “撒撒,我们去哪里啊?”
    “鸥那里。案发地点就在她家楼下。你也正好认识一下。”最后一句是和何说的。
    鸥就是之前提到的照顾鬼的那位,说照顾,实际二人没差几岁。鸥是这家店的老主顾之一,但不巧从未跟何打过照面,据说直觉极准,撒一直想把她拉入侦探社。

    一到现场,何就被呛了一下:“好浓的……草药味。”
    “这已经是被雨水稀释过了的,好浓也不至于。”撒看着何接过鬼的手帕捂住口鼻,摇摇头,“看来我该感谢这场雨,不然案子还没开始破,这就得非战斗减员了。”
    何摆摆手:“证据和我,当然证据重要。还是别谢了。”

    鸥已经在楼道口等着,看见他们到了,撑开伞走过来。撒正准备为何介绍,却发现何在看见鸥的一刻僵住了,紧接着眯起眼睛似乎想看清什么东西,在鸥走出楼道的灯光后才恢复正常。鸥没注意到暗处的何的愣神,微笑着伸手:“幸会,叫我鸥就好。”

    撒突然有一种感觉,
    鸥不认识何。
    但何就不一定了。

    死者躺在绿化带里,一把中世纪骑士所用的剑精准地刺入死者的心脏,除此之外,死者身下的地面,有血液存在过的痕迹。

    大雨真的冲刷掉了很多证据,现场几乎连血迹都没剩下,水泥地上脚印更是无从查起。
    “看来要从尸源入手了。”撒说,“这样,我和鬼鬼先继续检查现场,何老师,你先帮忙去周围走访一下,有谁认识死者。何?”
   
    何从刚刚看见鸥时就不太对,不过他并没有表露出来。但似乎在看见死者之后,这种“不对”已经无法掩饰了。
    撒刚想开口询问,何却转向了鸥:“你认识他吗?”
    “不认识。”鸥还是保持着一贯的微笑,鬼鬼不知是玩笑还是认真解释:“何老师,撒撒说的‘周围’不是这个周围啦!”
    何依然盯着鸥,撒正想打个圆场,何却突然勾了勾嘴角。
    “她不可能不认识。”
    说着他转过身,看着撒,面上一贯的波澜不惊
    但以撒对他的了解,这波澜不惊反而意味着,要出事。

    “走访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不会有人认识他。”
    “他不属于这个世界线。”

    夏末的雷雨,不知道是不是意味着天气要转凉了。

——————TBC——————

以下一点瞎掰掰
赶上了第三季的小尾巴。
撒是撒兽医(现在也是撒侦探),鬼是鬼可云,何的身份是另外案子的,大家可以猜一下了。
鸥的身份也是出现过的,但并不是鸥扮演的。
撒跟何同步“起立”那里,大家可以脑补一下何见习那期搜身那一段。
最后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多评论!萌新第一次发双北,也好久没写文了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文风啊题材之类的。总之(ㅅ´ ˘ `)♡爱你们

评论(10)
热度(93)